• 注册
    • 查看作者
    • 最后一只雪怪死掉了(算是搬运吧)

      ​滴……滴……滴……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味,还有熟悉的天花板。

      当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一句呢?

      “雪怪先生!你醒了!”

      还有熟悉的粉毛兔子,可惜他的耳朵是垂下来的,和大姊的不一样,罗德岛的领导人也是竖耳朵,那是一只黑兔子。

      “啊,对不起先生,因为不知道您叫什么,所以就这样盲目的称呼了您,真的很抱歉,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雪怪,就称呼我为雪怪吧,安塞尔。”我在他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名字什么的不重要了,就算是只剩下我一个还能够把这名字继承多久呢?

      “好,好的。欸,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一脸惊讶的表情。

      当然没有,至少这次没有。

      “刚才迷迷糊糊听到的,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轻笑了一下。

      “当然。”

      就这样被糊弄过去了,罗德岛的人都这么天真么,大概是那位博士的原因,因为我是雪怪。

      质问也好,辱骂也好,那个被罗德岛干员称呼为博士的人都默默承受了。从那位身上我感受到了比我还要悲伤的情绪,明明我们站在对立面的。

      啊,说错了,如果大姊输了的话,现在该是罗德岛的干员了吧,可能现在像我一样正在接受治疗,可能会和那只黑兔子相处的不错,还有那只逞强的小狐狸。

      现在想想的话,那个什么博士的悲伤也不是不能理解。

      “请问我现在可以离开么?安塞尔先生。”

      “外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我希望您可以留在罗德岛继续治疗,毕竟您现在的状况并不乐观,关于这点我想您是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毕竟每一次都会变得更加严重,然而我却什么都改变不了,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

      真是,该死啊。

      “既然已经好了的话,我想我可以离开了,毕竟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

      “您可以留下来工作的,这样也方便接下来的治疗。”

      “谢谢你的好意,兔子先生,可我并不想呆在罗德岛。”我的脸上笑容依旧。

      这些我当然知道,罗德岛愿意收纳感染者,真的是这片大地上为数不多的温柔了。

      可我不属于这里,最后一只雪怪不会属于这里的。

      雪怪失去了公主,已经没有家了。

      “如果您坚持的话,我会向博士报告的。”

      “谢谢。”

      到最后还是要面对他么,真是不甘心啊。

      “你打算离开去哪?”

      我从他的话里感受到了挽留,会是因为大姊么,会不会是因为我呢?竟然会有些期待,真是不可思议。

      “不知道,大概是乌萨斯吧。”我的脑子果然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么,这次会坚持多久。

      “原来是要回去么,既然留不住的话,罗德岛的大门会永远为你敞开的。”

      这么简单就放我走了,真是不可思议,不过目的达到了不是么。

      原来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真是让人怀念乌萨斯的酒还有夜晚的篝火。

      当我决定往回走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想到来路如此漫长,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没有时间流失的感觉,仅仅是密林之中洒下来的一点细碎的阳光,被腐烂在泥土里。

      或许是孤身一人才会有的感觉,过去的日子越来越弥足珍贵,其实那日子也说不上有多幸福,感染者在哪里都没有容身之所的,至少现在没有。

      可实在是比矿场里的日子好的太多了,我很幸运自己遇上了大姊,还有大爹。

      “老板,再来点酒吧。”竟然能在途中发现这样一处小酒馆,明明从前就没有。

      “好嘞!”

      看不清老板的脸,大概是个同类,一屋子都是被抛弃的人。还遇到了好几个和雪怪小队成员很像的人,我们相谈甚欢。

      酒是好酒,人是好人,就是差了点味道。少了点儿什么。

      这个温暖的地方没有让我停下脚步。

      头真的是越来越痛了,好想休息一下,看看这周围一望无际的旷野真不是个好地方,再往前走走吧。

      “大姊,明天就要打仗了,好紧张,好激动啊!”

      “嘿嘿,你小子不会怕了吧。我们可是博卓卡斯提训练出来的队伍啊!”

      “怎,怎么会!我才不怕呢!就是太紧张了,毕竟可是第一次。”

      “不用紧张,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谢谢大姊,我会努力的。”

      “你这小子怎么脸红了,是不是喜欢大姊了。”

      “没,没有,你才是呢!”

      “你是不是找揍呢!”

      “好了,快点吃完饭休息吧,明天可是我们的第一仗不能松懈。”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

      “哈,你看到那个人一脸惊恐的样子了吗?真是解气,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在感染者的手里吧。”

      “畜生不如的东西,怎么可能还会让这种人残害我们的同胞。”

      “现在我们可是让那些人闻风丧胆的存在,这多亏了大姊。”

      “是啊是啊,多亏了大姊我才能够活下来,有好几次差点没命,想想真是后怕。”

      “谁让你不好好训练的!不要再让大姊分心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监督你的。”

      “啊!”

      “啊什么啊!没听到吗!”

      “好,好的。”

      “哈哈。”当时我们都被这两个人逗得一阵哄笑。就连霜星大姊也忍不住轻笑了出来。我看到了。

      “大姊,我们要加入整合运动了么。”

      “是的,为了拯救更多的同胞,也为了我们能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当然,你们现在可以退出,不会强迫你们的。”

      “不退,大姊在哪,我们在哪!”

      “我们也是,怎么可能会离开呢!”

      “不退!”

      “不退!”

      “不退!”

      那一天,我们都坚定了追随霜星的决心。可是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否真的应该加入整合运动了。

      啊啦,这些都是幻觉还是回忆,这种时候会对过去的事情如此的感同身受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呀。

      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多久了?我真的知道时间么。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地方很像我们曾经呆过的矿场,不过现在,这些矿场都只是一处处无人问津的寒冷雪原了吧。

      突然在想现在的乌萨斯有没有变得稍微好一点呢,我们也做过这么多的努力了,那些被救过的人如今的处境会好一点吧,也不用像我们当初一样连明天是什么样子都不敢奢望。

      再想一想的话,或许一直以来的战斗都是值得的。

      银白的反光亮如白昼,我终于找的了一个像是山洞的地方。

      我拖着自己疲惫的身子点燃了篝火。

      好累啊,反正差不多是这个地方了,就稍稍休息一下吧。

      望着明晃晃的火焰,总算是让我稍稍感受到了一点温暖。

      听着树枝在火中炸裂的声音,伴随着身上的痛楚,让我想到的一些事情。

      虽然我是一个感染者,却并没有使用过像样的源石技艺,一直都是依赖着大姊才能够从一次次战斗中侥幸存活。

      当我察觉到了自己的源石技艺的时候,怎么说呢,算是在我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战斗中发现的吧。

      “终于要离开这该死的雪原了么,希望这次的地方不会让我失望!”

      “听大姊说如果这次成功的话,我们的处境是可以大大改善的。”

      “是的,我们为感染者而战!这次我们一定要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们要取得胜利。”

      “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胜利!”

      那个充满希望的一天,却是我们雪怪小队聚在一起的最后一次。

      在最后的时间里,我们遇到了罗德岛的一群人,其实我们还是挺喜欢他们的。

      有一只和大姊一样的黑兔子,还有一只喜欢喝酒的大猫,真的很期待和那只大猫一起喝酒啊。可惜没有机会了,可惜我们都死了,可惜我们被算计了。

      那一次,我们全军覆没,包括大姊,包括,我自己。

      当我我第一次失去意识的时候在想,幸好大姊还可以活下来,至少大姊最后的时光可以和爱国者一起度过。

      我们的命本来就是大姊救下来的,最后能够保护大姊,对我们来说还是很幸福的。

      虽然总有一天会再次见面,但我们希望这一天来得迟些。

      可我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要说是命运的戏弄吗,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我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自己还在龙门,雪怪小队的人也在,明明死在我前面的人,却仍在战斗着,虽然有些不明所以,还是先着手解决了当下的事情。

      然而就算是重来一次,我也没有改变既定的命运,还是没有躲过穿腹的刀子,意识再一次的消失了。

      大概?

      第一次,第二次,以及第三次,我终于发现了诡异之处,我好像回到了过去。

      虽然每次重开的起始时间不同,却还是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当我终于凭借着重复的经验侥幸逃脱时。

      还没有从死而复生的欣喜中缓过来时,雪崩来临了。

      大姊,大姊她已经……

      我,我没能……

      我不能相信,我们付出生命保护的公主却离开了。

      她那么好,大姊还很年轻呢,她比我还小,她还没有实现她的愿望……

      我不相信,我不信……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将武器对准自己。

      一次,不行,再来。

      两次不行,三次不行四次……

      终于有一次,时间回溯到了这次战斗的前夕。

      当我激动的,准备告诉所有人真相时,我想告诉他们,

      不要去,不要去龙门。

      你们会死的,你们都会死的!

      不要去,不要去,大姊

      不要去……

      求求你们不要去。

      这个世界为什么不温柔一点呢,一点点,只要一点点就好了,真的,真的,就只要一点点啊。

      我不可以说出未来的事情,明明我都可以回来的。

      我刚要说出第一个字时,便看到周围的人脸上的惶恐后便没了意识。

      然后就又是一次重溯,只是不是每一次都能回到我想要的时间。

      有一次我被罗德岛救了,我见到了博士,我质问他,为什么不救霜星,罗德岛不是为了拯救感染者设立的吗。你为什么不去救她,为什么!

      我想揍他,可惜他的干员们没有给我机会。

      而他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现在想想,我只能感受到他同我一样悲伤的情绪。

      其实我不是在质问博士,我在质问我自己。

      为什么没有救下雪怪小队,为什么没有救下大姊。

      为什么那么多机会,我都没有把握住。

      为什么训练的时候不再努力一下,为什么我一直都是被保护的那个人!

      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发现我的源石技艺,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掌控这项能力。

      为什么每一次的结局都一样,为什么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为什么我总是失去她,为什么大姊不能活下来!

      为什么我救不了她!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啊!

      我哭了,矿场的时候没哭,受伤的时候没哭,打仗的时候没哭。

      这种时候,这种时候,我没用的哭了。

      我疯了,我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放弃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就,就顺其自然吧,大姊也不想我再浪费自己的生命了吧。

      大量使用源石技艺是会损耗生命的,就像大姊一样。

      偶然的一次回溯,我发现了我的鬓角出现了本不属于我的源石结晶。

      “大姊,你要好好珍惜自己,不要再随便使用源石技艺了,你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

      “不可以,为了我的同胞们,我还要战斗。”

      大姊为什么不愿意放松一下呢,每次都是同样的结果,能不能重视一下自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呀。

      疼,好疼啊。又疼又累的,这是哪里?面前的是什么?柴禾堆?

      哦,我想起来了,雪怪小队最后就剩我一个人了,我离开了罗德岛,回到了乌萨斯,来到了这里。

      好温暖啊,好想睡觉啊,睡着了是不是就不会痛了,就可以见到大姊他们了吧。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痛了。

      在这片土地上的某处荒原,人们不会知道那里埋葬了什么。

      “博士,我可以问一下他的名字吗?”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雪怪小队,就叫雪怪吧,登记的时候就这样写。雪怪小队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好的,博士。”

      “请你们务必把他救回来,拜托了。”

      “我们会尽全力的博士。”

      滴,滴,滴滴,滴——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 11
    • 2
    • 0
    • 159
    • 晨哎晨哎航雨龙门-陈晖洁素色碎月玉_罗德岛观光客闪光菲林试剂炎国三民医院精神科主任和谐丧钟吐槽杏仁露Shall-tear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写得好啊
    • 0
      啧啧啧!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