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区 浅水区 关注:1192 内容:8492

[小声发情氵][理智蒸发氵]想把一切的美好都留给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泰拉通讯枢纽 > 卡西米尔游泳池 > 浅水区 > 正文
    • 浅水区
    • ★★★实习博士
      旧日支配者

      rt,从很早以前就想倾诉自己对苦艾这位乌萨斯女孩的喜爱,坦白讲作为一个保守的人,我向来对纸片人抱以疏远的态度,情感、言语、思想只是你们身后的创作者的外延——但我确实得承认,书写苦艾故事的作者打动我了,无论是语音还是档案,无论是剧情还是神色,她的隐忍,她的悲怆,她的迷茫,总让我想起多年以前的初恋……相同,但又不同。就个人感受,苦艾就像静谧着的窖酒,当其他人在这个应该浪掷青春,讴歌美好的年龄向世界大吼大叫,彰显自己时候,她总是自觉地站在边缘,卑微,但又不卑微。

      如果说罗德岛各式各样的人中各有特色,在苦艾身上我看到了“责任感”,但这份责任与迷迭香保护家人的责任感不同,是“虽千万吾往矣”的责任感,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是“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责任感,而这份责任感与她的经历息息相关。切城沦陷的那段时间里,她阅历人间惨剧,行走在城市,好似在地狱。我不敢多想,书写”乌萨斯的孩子“的文案编辑到底抱有多大的觉悟,从一条暗无边际的道路开掘,让这些年纪不足16岁的少女理解生命的脆弱易逝,我甚至不敢多想,在禁忌线边缘大鹏展翅的文案,是否思想已经越界至九州之外,那种”大饥,易子而食“、”城破,屠戮十日“、”是日,血流成河“倒映在她眼里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副光景,这个本该在冬季安心与家人过冬,数着日子等待新年降临,期待来年有着好运气的少女,她平静的人生轨迹被一场天灾人祸——准确的说叫“天灾+人祸”——彻底搅碎。这场暴动,把她的少女心狠狠地甩在地上,然后踩两脚,再补上几发子弹,不满意地浇淋汽油,撒下一把火星(但即便如此还是保留了看到泥地就想跳一跳的小心思,真好)......

      设身处地地思考,如果我是一个困在切尔诺伯格的小熊,战火、饥荒、天灾的三重威胁下,我真的还能维持自己的人格不去做奸邪之事?像富勒提出的“洞穴奇案”,置身洞外我自然从内心谴责食人冲饥的哪些人,但置身洞内,我真的不会为了保全自己割舍别人的生命?虽然不能确定,苦艾有没有做过放弃他人保存自己的举动,甚至可以说她的生存是铸就在切城警察们的牺牲之上,但即便如此,废墟雪地中,这个奄奄一息的女孩,她还在想着“正义”究竟是什么,绝望的市民,疯狂的暴徒,在嘈杂的尸山血海中,她一直在践行自己的那份责任——哪怕只是简简单单地活下去。

      我不知道在那段逃难的时光里她是否遇见濒死而奄奄一息静待终末的市民,是否遇见因家破人亡而痛苦崩溃的市民,是否遇见流窜街井杀伐生者的土匪。她或许是用自己的眼睛丈量了人性的恶面,但还是期望着能有破镜重圆的一天,而我做不到,我保守且猜忌,对善良漠视不见,对流毒趋之若鹜.....

      苦艾,我的孩子,你一直生活在自责中,你盘问着自己究竟何为“正义 ”何为“当你问我“要保护谁”时,我一定会回答“你自己”。你质疑过我,我为什么对切城的一切能够无动于衷,我不禁哑然,因为我的存在高于你一个维度啊,我的孩子......以近乎上帝一样的视角审视着这个畸形的大地,很抱歉我的孩子,你们的痛苦,你们的悲哀,在我这不过寥寥数行,在我记忆中甚至不会占据一个突触。你在问我,你问的是面前的博士,还是凭依他之上的存在?如果是后者,我只能无奈地告诉你,他的阅历尚不足回答你的问题,对不起,他不够格.........

      苦艾,我希望你能知道,你能坚强着活下去,就是你存在的意义,就是所谓“正义”,就是所谓“责任”,你的生命由切城每一位尽职尽责的军警铸就,你的身后跟着他们不灭的灵魂......你只要还行走在这片大地上,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切城的军警面对暴徒没有退缩,他们为了保护市民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无意煽情也无意升华,但每次只要想到这里,就会想起共和国建立时那群战斗在朝鲜半岛的人们,就会想起那声“向我开炮”......苦艾,你知道吗,在另一个没有源石也没有矿石病的世界,战争依旧纷纷,尖刀屠戮异族,火炮驱逐同类,无聊繁琐的故事在这里一次次地发生一次次上演一次次落幕,泰拉何尝不是地球,而地球何尝不是泰拉?争斗、诘责、苦难......所以我想一直这样爱着你,笨拙地效仿一位父亲——虽然也没比你大多少——在你困惑的时候摸摸你的头发,在你悲伤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在你高兴的时候分享你的喜悦,在你痛苦的时候静静地抱住你,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你成长就好了......

      我期待着,能见证你的未来.....

      [小声发情氵][理智蒸发氵]想把一切的美好都留给你

      (图源:www.pixiv.net/artworks/90074121,侵删)

      ★★★实习博士
      旧日支配者

      噗...昨晚写课设熬夜一宿,待会儿还要去答辩,本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这一个小时拿来写点东西,打开方舟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苦艾,听着生命流写着写着就写了这么多狗屁不通的东西,看着真羞耻——不过这里又不像尼姑庵有同学的,应该自己发发情也没人看到吧~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