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795 内容:1649

[无端联动]罗德岛大战平安京:颠覆战争棋局之手VS盛世平京的守护者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这本来是去年十二月左右开始写的一个小短篇,但是最后因为种种原因太监了(其实就是懒),nga炸了之后我就想着要不要继续写完然后再发出来,于是就有了这篇帖子

      背景设定:

      罗德岛方--在罗德岛的努力下泰拉大陆已经趋于平定,在博士的游说下,凯尔希同意了博士借道东国,而后继续东出,探索未知的计划。却在即将跨过东国的东侧边境时遭遇了星海乱流,来到了一片另凯尔希感到陌生的土地,也是在这里,博士与哪位数次守护了平安京的狐妖与巫女之子--安倍晴明相遇了。(罗德岛方干员以自由囚徒之前的版本为准,但不确定所有干员登场,会有整合运动干部出场)

      平安京方--鬼王之宴开启前夕,晴明已经察觉平安京的背后,有一只大手在操纵着一切,谋求颠覆平安京。也是于此时,晴明发现了误入京都的罗德岛,派出纸式神探查时发现了博士,并感受到了博士身上所散发的令人不安的战争气息。误以为是邪恶势力入侵的晴明,率领式神与诸多盟友来到了罗德岛的前行路线上。(我退坑阴阳师是在出烬天玉藻前和泷夜叉姬时,鬼王之宴CG之后就不咋关注了,所以阴阳师方式神以鬼王之宴之前的版本为准。同样不确定所有式神出场)

      ————————以下为正文————————

      “怎么样?凯尔希,还是无法确定我们的位置吗。”博士一边透过舷窗观察着周边的地貌,一边询问着正在查看资料的凯尔希。

      “我们对星海乱流的研究太过匮乏,缺少关键信息,目前无法针对此做出准确的判断。但也并非无法确认,这里的地貌地形并不罕见,物种也十分丰富,如果采集一些生物进行分析,那么我们就可以大致确定我们可能所处的区域,结合你先前观察到的战争遗迹,针对性的查阅资料,便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凯尔希抬头看着博士,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同时拿出了什么东西放在桌上。

      那是一张纸,被裁剪成人形,上面勾勒着诡异的符号。

      “相较而言,我更在意这东西。分析结果显示,这确实只是一张纸,相较于我们日常所使用的纸来说,这个更薄,更具有韧性。上面的所使用的墨也没有特殊之处,检测不出原石成分。”

      博士转过头来,看着桌上的纸人说到:“但这无法解释昨天的情况,我可以确定罗德岛上并没有这种材质的纸张,也没有干员有类似的手工爱好,更没有干员会让这纸人以那样隐秘的方式潜入医疗部。”

      “没错,若非当时丽兹小姐在场,它几乎连我都骗过了。那样高度智慧化的行为模式、路线规划与逃离方式,很难想象是一张纸可以完成的。还记得吧,我们在之前的战场遗迹上发现的巨大法术痕迹,在那样的古战场上,跨越了不知多少时间,仍能遗留下如此明显的法术痕迹,据此我判断,这里的人或者说这里有人,掌握着十分精湛的原石技艺。”凯尔希望着窗外说到,似乎也是在放松着眼睛。

      “……”

      “你是说,这东西所表现出的,是原石技艺?有人以这种法术探查罗德岛?”博士诧异的看向凯尔希,忽然发现凯尔希身后的屏幕上弹出一个表格。“难以置信的原石技艺……等等,这是什么?土壤成分分析报告?你什么时候派人做的土壤采样,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这不是你该思考的问题。”凯尔希一边转过身阅读报告,一边对博士说到。“分析土壤成分可以了解这个地区的自然状况,特殊矿产,生物状况,有助于我们分析所处位置。”

      “有些不对,这样的土壤成分虽然算不上特殊,但不论以任何标准来看,都称得上贫瘠。”博士走到凯尔希身旁,忽然说到。“可这些天我们的观察显示,这片大地上生机勃勃,各处的树木长势都很健康,完全无法看出这里的土壤如此贫瘠。”

      “贫瘠的大地上竟能孕育出如此的生机,而且这里的土壤中竟然完全检测不出原石成分,或许这片大地之下,存在着某种我们未知的力量在延续这大地上的生命……”

      凯尔希一边翻阅着报告,一边沉吟着。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星熊站在门口:“博士,凯尔希医生,我或许知道我们在哪了,请二位一起来一下舰首指挥室,有些事情,需要二位尽早决断。”

      凯尔希与博士没有任何异议,跟随星熊一起走出办公室。

      “刚刚你说你知道我们的位置了?”

      “是的,博士,在我的家乡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传说远古时期我们的国家中有一种人,他们占星观月,推演天时,卜算风水,以咒术灵决引动天地之力为己所用,以纸媒神符驭使鬼怪神明上阵对敌。他们被称为——阴阳师,那个时代被称为——平安时代。”

      “你想说,我们仍旧在东国,但是我们来到了远古时期?”博士沉声问到。

      “存在这种可能,星海乱流扰动了时空,让我们误入了过去。那么你的判断依据是什么,星熊督察。”凯尔希认同了这种猜测,并询问着星熊。

         “请看。”星熊并未多言,只是将博士与凯尔希向前引去。二人透过舰首的观察窗看向前方。

      半空中一艘巨大的鬼船,升起了高帆,仿佛以天为海,船首的桅杆上,一道持弓的身形伫立着。鬼船之旁,一架高蓬马车并驾齐驱,马车中似乎传来一声轻笑。陆地上,百鬼群行,而百鬼之前,四道人影立于前方。

      “博士”星熊看向博士。

      “通知全舰,进入紧急状态,狙击干员,守林人,白金,W,迷迭香,安比尔,蓝毒留守主舰,在舰体上寻找狙击点,观察全局,同时防备敌方空中部队强行登舰,开放高危武器权限,医疗干员,芙蓉,亚叶,锡兰,调香师留守本舰。其余全部干员,除有紧急状况者,最快速度在前方山丘集合。”

      “喂!晴明!你说找到了那个在暗中操纵一切的家伙,就在前面那东西里?呦!开始出来人了,把那些家伙都解决了就行了对吧!”

      “哈哈哈哈哈!吾之挚友啊,不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不会是你的对手!包括吾也一样!也会折服于你的英姿啊!!”

      “当前尚不能判断那就是操纵一切之人,但那人身上的气息我不会认错,那是真正执掌战争之人才能拥有的气息,令人不安,几欲逃避。而我用于探查的纸式神也几乎只在一个照面就被发现,并被抓住。所以不论如何,我们都应来此先制服他们,而后确认他们的来意。”晴明回复着酒吞童子,同时看着前方的山丘。

      “果然,那个可怖的人是他们的首领。”晴明心中暗道,并对身旁说道:“不要听信对方言语,那是能够倾覆战争棋局之人,必定擅长言语惑人,直接制服他们。”

      “博士,凯尔希医生,干员们已经集合完成了,只是看对方的反应,似乎并不打算交谈。”

      “阿米娅,这次面对的是未知的敌人,如非必要,你不要出手,留在博士身边,辅助博士指挥全局。”

      “好的,凯尔希医生,但我也不会看着我们的干员们身陷险境,我也会为大家努力的。”

      “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不必这样刀兵相向。”博士向前迈出两步,对着面前的鬼众与领头之人说道。

      “和你这样的人没什么可谈的!乖乖的站在那里,让酒吞童子大爷把你揍扁吧!嚯~那边的鬼族,已经叛变投敌了吗!那就更要好好收拾你们了!接招吧!”话未说完,酒吞童子已经从身后抄起巨大的鬼葫芦,喷吐出酒气,数团浓雾瘴气仿佛流星坠地一般向着博士袭来。

      “首先,我本就是罗德岛的干员,没有背叛一说,其次,若是远古鬼族皆是如你这班狂妄自大,那我还真是耻于与你同族!”

      不待博士下令,星熊已经上前,挥舞起般若重盾,数团瘴气撞在盾上,仿佛鬼怪撞见了神佛,一触即溃,四处飘散。就在瘴气飘散之时,般若重盾上泛起红光,飘散的瘴气又重新聚集合为一团,这次竟向着另一方的酒吞童子袭去!酒吞童子一时大意之下未能及时躲避,浓郁的瘴气瞬间击中了酒吞童子。

      “挚友!吾来助你!”

      星熊脚下,暗紫色的妖气弥漫,一直巨大的鬼手从地底喷薄而出,要将星熊握在其中。刹那之间,赤红刀光闪过,被斩断妖力来源的鬼手迅速消散。

      “暗中出手偷袭别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陈站在星熊身旁,缓缓将刀收入鞘中,凝望这对面的身影。

      “喂,茨木童子,不要随便插手,那个独角的鬼族有类似镜姬的能力,虽说效果差上一些,但也不要大意,而那把赤红色的刀似乎能够斩断妖气。”酒吞童子低声对茨木童子说道,随后望着罗德岛众人,“你们倒也并非泛泛,那就让本大爷看看!你们究竟会如何死在我们大江山的鬼众手中!”

      酒吞童子话音未落,其身后的大江山鬼怪喷涌而出,杀声震天,如潮水一样向着罗德岛涌来。

      “博士,我感受到了,在这片大地之下,炽热的气息躁动不安,随时都会爆发!”对讲机中传来干员艾雅法拉的通讯。

      “收到,我已经派干员杜林与桃金娘带人前去准备,在准备好之前你不要出手,你的身体不足以支撑你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博士回复着通讯,同时对着前方下令道:“重装干员,列阵!近卫干员于重装干员身后提供支持;法术干员于后方对敌人前线阵地进行破坏;狙击干员寻找掩护,重点针对特殊敌人,同时为近卫干员提供火力掩护;医疗干员随时提供支援!”

      “收到!正面战场交给我们!”干员们齐声回复道。星熊,泥岩,瑕光,临光,塞雷娅等重装干员迅速构筑起了防线。

         

      阵线之外,骤然升起无数身影,领头大妖人身羽翼,头戴鬼面,手持团扇,周身罡风环绕,带起飞沙走石直扑重装防线,意欲一举冲溃罗德岛的阵地。

      “感受吾之大义吧!汝等皆应被吾等大义的罡风撕碎!”大天狗一面高呼,一面引动狂风,带领一众羽妖扑向阵线。刹那之间,大天狗发现自己的风阵竟被击穿,而自己的护体罡风也受到快速的重击。

      “狙击干员集中开火,对敌空中部队进行火力压制,让他们无心参与地面战斗!能天使,你要留意那个手持团扇,带着长鼻子面具的,那是敌人空中部队的核心,要盯死他!”

      “收到!老板!”能天使快速的回应着“嘿!这么说只要解决了这个长鼻子的大鸟就能算我完成任务了吧!啊噗噜派!!!”

      能天使以极快的速度将铳中的子弹倾泻而出,弹雨呼啸着奔向大天狗,而大天狗的护体罡风也在弹雨的冲刷下变得稀薄。而能天使周围的持铳干员们也忍不住投来羡慕的目光。

      “有趣的攻击,单独的一下丝毫不会影响到我,但如此快速、精确且密集的连击,若不使用精铁重甲,绝难防御。不能让她继续这样消耗我,那样对我不利。”大天狗的移动速度骤然变快,仿佛行走于风隙之中,迅速且难以预测,但却总有那么几发子弹准确的落在大天狗的身上,总有那么几发子弹堵在大天狗的行进路线上。一时之间大天狗与能天使的争斗陷入了僵局。

      就在弹雨倾泻,罡风撕扯之中,一道箭光从半空的鬼船舰首坠落而下,仿佛坠日西沉,不可阻挡。不待博士下令,能天使身后同样一道箭光冲天而起,好似流星逐月,一刹千里。两支羽箭没有丝毫偏差,箭尖相抵,又一同坠落,不分高下。

      “怎么样!流星!对方如何!”

      “优秀的猎手,优秀的箭术。”流星抬头看着鬼船之首,立于桅杆上的持弓身影,弯弓搭箭,对能天使说道“还有,不要分心,能天使,那个戴面具的人一直在试图接近我们。”

      “出色的弓手。”铃鹿御前俯视着前方,注视着那个领她感到惊讶的弓手,看着她弯弓搭箭,面带笑意的沉吟着:“倒是许久未曾遇到如此对手,来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几分实力!”

      一支又一支羽箭离弦而出,二人注视着对方不断的弯弓搭箭,一支又一支羽箭在空中相遇,仿佛两个搭档许久的舞者共同起舞。

      “博士,空气的湿度正在增加,那边的山谷中,有什么人正在接近。”

      “嗯,你感觉如何,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放心吧,来到罗德岛之后我的身体好多了,若是现在的状态,你们当初可别想赢我!那边的山谷就交给我了。”

      “好,不要太过勉强,如果不对,优先保护自己,你要是有什么意外,我没法向你父亲交代。”

      “嘿!小兔子,怎么又想一个人去!那可不行!我跟你一起去!不过你得请我喝酒!上次那个就不错,可真够劲!”

         

      干员霜星与干员煌走向那看似平静的山谷,山谷中没有任何声音,似乎所有的生命都离开了这里。猛然间,巨浪席卷而来,巨浪之上,无数水怪在浪头之间穿行。

      浪头上一个手持巨大骨剑的武士对着周围大声说道:“拿出你们真正的实力!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海国水族的强大!也让那些荒川水族知道知道,真正的水族应该在大海之中搏斗!而不是在那小水坑里过家家!”

      “久次良!少在那里瞎说八道了,你们要真那么有本事,又怎么会连自己的家都丢了,还要来我们这里!”一个年幼的女孩挥舞着手中的折扇,张牙舞爪的对着久次良喊到。

      “不要乱说,金鱼姬,海国妖众的家也是被那祸首之人所攫取,若非如此,又有谁愿意背井离乡呢。在哪之后你也成长了许多,如今你亦是荒川之主,应当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一只大手抚摸着少女淡蓝色的长发,温柔的说着。而后身披甲胄的高大身影对久次良说道:“久次良先生,刚刚无意冒犯,那祸首眼下就在前方,这次就让我们一起解决那人吧。”

      “我可是要征服世界的大妖,才不会只满足于这荒川之中,荒川之主还是你来继续做吧,大个子。”聆海金鱼姬嘟着嘴说道。

      “好,那便由我们来打头阵!”久次良大声回复道。

      “这么多?!看起来都是生活在水里的怪物,你应付得来吗?而且这巨浪也是个麻烦啊。”煌略有担忧的看着霜星。

      “生活在水中的怪物,那也只有在水中才能发挥实力吧,若是他们赖以为生的水不再流动,不就成了被扔到岸上的鱼。”

      霜星迎着海浪前去,没有丝毫惧色,覆手之间,白色的雾气开始弥漫,山谷仿佛刹那之间进入了寒冬,地面变得坚硬,树木也停止摆动,无形的巨浪忽然有了形状,晶莹剔透,仿佛一条捕食的巨蟒,张开巨口,吞天食地,却再不能前进半步。众多来不及离开水中的水妖就被禁锢在冰蟒腹中。

      “齿甲!”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一道巨大的鲸影破冰而出,包裹着巨量的未被冻结的海水砸向霜星,同时一道身影紧随其后。“化鲸!后退,你不适合对付这样的对手,优先解救同胞!鱼鳞之备!!!”

      “用法术包裹住海水来阻挡我的冰冻吗,有些棘手。”霜星不曾半步后退,向着地面挥出一剑,地表的冻土被掀开,巨大的冰墙附着这冰锥升起,拦在鲸影之前。巨大的鲸影撞在墙上,冰锥刺破了巨鲸的皮肤,直接接触到海水,一瞬间海水开始冻结,鲸影开始溃散。

      “鲸骨·开!”

      久次良的骨剑冲散了开始溃散的鲸影,穿透了冰墙,尚未落地,几道冰锥便锁定了久次良的身影,穿透而来,久次良也在落地的刹那向前跨越,避开了席卷而来的数道冰锥,冰锥击中之处瞬间荆棘丛生,仿佛冰有了生命,自行生长成那样了一座牢笼,再难踏足。

      霜星身边一道道冰锥不断凝结,向着久次良袭去,却不断地被躲开,被击破。就在骨剑向着霜星砸来,几乎无法闪避之时,一把链锯挡在霜星面前。巨大的声响在霜星面前炸开,链锯与骨剑均未动分毫。一股热流穿过,将久次良吹开。

      “哈!果然你还是没我不行啊!这样的对手不适合你!还是交给我吧!那些水怪要逃出来了,你要小心别被他们伤到了!嘿,你说要是塔露拉在的话,她是不是能直接把这些水烧干~也不用你这么费劲!”霜星的身后,煌大大咧咧的说到,而后扑向久次良。

      链锯与骨剑碰撞,火光四溅,震耳欲聋,热流不断穿过久次良的身体,缓滞他的动作,带走他的体力,水幕不断冲刷而过,阻碍链锯的挥动冲洗着煌的视线。一时之间二人难分彼此。

      “博士,这边这些都挺厉害的,而且他们还有没有出手的,我们这估计需要支援。”煌又一次击退久次良的进攻,同时对博士汇报到。

      “收到,猎人已经上路。”对讲机中传来博士简短的回复。

      “霜星!小心!!”煌忽然瞥见有几个身形较小的水妖竟然绕到了霜星身后,突然发难。来不及!这样的念头在煌的心中一闪而过,久次良却突然拦在煌的面前,剑招凌厉,此刻煌也无暇分心。

      霜星只来得及回首,尚不及做出反应,两只水妖已经接近了霜星,刀刃的冷光映在霜星的脸上,照出一抹阴冷。就在刀锋即将触及霜星,灰色的箭矢接踵而至,将水妖牢牢钉在地上,再不能移动半寸。霜星望向箭矢射来的方向,一只轻盈的燕子落在树上,灰喉笑着对霜星致意。

      “你的身后交给我就好。”

      霜星同样回以微笑。

      寒冰巨蟒已经破碎大半,蟒首上,骁浪荒川之主与聆海金鱼姬并肩而立,看着下方说到:“只靠他们果然不行,接下来该我们上场了,而且大岳丸那小子应该也快过来了。”

      “这家伙还真是麻烦,救出被困的同胞花了我不少时间。”大岳丸缓缓出现在蟒首之上,手持八尺琼勾玉指向前方。“动手吧,算上那个放箭的只有三个人,不要被她们拦住太久。”

      三人一跃而下,冲向霜星与煌,灰色的羽箭接连不断,却被三人带起的水流挡下。一把黑色的长剑出现在骁浪荒川之主的视线,没有丝毫犹豫,荒川之主挥出海国作,刀剑相碰,金铁之声传遍整个山谷,刀剑相抵,黑衣白发的少女力量丝毫不输荒川之主。

      “你的刀上有我熟悉的气息。”斯卡蒂面无表情的看着荒川之主说到。

      “大个子可是我的手下!你别想欺负他!”巨浪在荒川之主身后涌起,金鱼姬指挥着巨浪冲向斯卡蒂。忽然间,巨浪被拦腰斩断,一个眼中泛着红光,手中拿着一把圆锯的身影出挡在金鱼姬身前。伴随着圆锯轰鸣直射向前,金鱼姬也没有丝毫慌乱,水流重新聚集成股,爆射而出穿透了眼前的黑影。

      “你的对手是我!”幽灵鲨大笑着说道,任由水流穿透她的身体,却丝毫不受影响,仿佛死亡已经离她而去。

      大岳丸正要上前帮忙,一道灰色的身影拦在他的面前,目光略显呆滞的看着自己。大岳丸并不多言,挥出八尺琼勾玉,直取对方首级。击中了!对方虽然被击中后退了几步,但八尺琼勾玉上传来的手感告诉自己攻击被挡下了。

      “菜刀?!”大岳丸惊异的看着对方,对方竟然用菜刀挡下了八尺琼勾玉的一击!

      “老板让我来帮忙,来看我的对手就是你了,不过我好像有点打不过你啊…阿!帮帮忙吧”孑略显无奈的对着身后喊到。

      “呦!阿孑!没想到你会让我帮忙呀!那你可要准备好了!这次和以前可不一样了哦!”阿对孑喊到,又转过头来对着身边的人建议道:“华法林前辈!难得这次一起执行一个任务,要不要咱们一起来,看看可以强化到什么程度!”

      “哈!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就这么办!前面的小子!你可要撑住了哦~”华法林欣快地接受了阿的提议。

      “喂!你们可不要乱来!”孑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却突然感到屁股一疼,力量与速度瞬间变得更强。一团红色的血液渗进了孑的体内,一支针剂插在了孑的屁股上。

      “嘿!射的好像有点歪,不过没事,效果没差的!”阿笑着对孑说道。

      “我到要看看你这把菜刀能挡得住几次!”八尺琼勾玉又一次袭来,这一次孑不再后退,与大岳丸缠斗在一起,刀锋游走,仿佛在食材上雕花。

      “凯尔希,看到那个了吗?那架车中,绝非等闲,甚至比眼下已经出手的这几个大妖还要强上几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有这等气势,想来不会作壁上观,不出手,应是无意插手他人。刚才他目光几次扫过,只在你,我,艾雅法拉干员,塞雷娅干员和闪灵干员身上有所停留。安心做你该做的吧,他不会有机会打扰你的。”凯尔希边说边向一旁走去,未看博士一眼,语气中亦听不出起伏。

      一旁的山丘上,胧车缓缓落下,一道身影身着华丽和服,头戴狐面,手摇折扇,从车中款款走出,九条巨大的狐尾围绕周身。“吾为玉藻前,汝为何人,既选吾为对手,吾当知晓汝名。”巨大的妖气随着声音涌出,胧车骤然发动,不待凯尔希开口便直冲而来。

      胧车未至凯尔希身前,奔腾的身形竟被停住,认其如何加力,却无法向前半分。一道看不出是人是兽的身影挡在胧车之前,口中嘶叫着。

      “胧车,退下,这不是你该出手的敌人。”玉藻前声若含笑,对胧车说到。

      “可是,玉藻前大人!大岳丸那家伙都不是我的对手!”胧车一边退后,一边略有委屈的说到。

      “Mon3tr,回来吧。”凯尔希面无表情的命令着。Mon3tr似乎心有不甘,仍旧向前嘶吼,缓缓退了下来。

      “我是凯尔希,此次我们非为争斗而来,只是出于种种原因路过此处,你们就这么直接动手,是发现了什么?”

      “汝等气息足够危险,吾虽无心杀戮,却仍需阻拦,亦是为了吾那晴明小甥。汝亦是危险之人,不过吾倒认为,吾当与汝谈谈,先前的失礼,还请容吾道歉。”说话间,玉藻前身后的胧车上,跑下几只青蛙,搬下桌椅,端下茶具,点起茶炉。玉藻前向身旁一请。

      “我想我们也应该谈谈。”凯尔希看着玉藻前说到,走向桌椅。

      “……”远处的博士看着这边,心中满是黑线“怎么这就喝茶去了?”

         

      就在这个博士短暂分心的档口,一道黑影突然从鬼众中冲出,直奔博士所以。闪转腾挪间,黑影已经来到博士所在的山丘之上,三道寒光闪过,仿佛片刻间便要博士身首异处。只听当啷一声金铁争鸣,一个矫健的身影挡在博士身前。

      “盟友,此人交给我,你安心指挥,不必分神。”

      “嗯,你多加小心,他的武器不普通。”

      “看你剑术,当是自重身份之人,为何行此偷袭之举,我不斩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鬼切。”鬼族看着银灰的刀,面无表情的说到。“这是我的刀,也是我的名字。”

      “银灰”

      声音未落,两道身影同时消失,金铁相击之声不断响起,地上出现一道道刀痕。两道身影再度出现时,身上服装各有破损,细看之下,竟是鬼切略占上风。

      不待银灰站定,鬼切便快速袭来,三把鬼刀接连斩来,第一刀直奔脖颈,银灰面无惧色,抬刀挡下,两刀相抵,第二刀斩向腰腹,银灰面无惧色,只听一声鹰啼,一只苍鹰竟挡下了这一刀,并牢牢抓住了刀背,一时之间竟是难动分毫,说时迟那时快,一直巨大鬼手从鬼切身后浮现,巨大的鬼刀当头劈下,银灰却是不闪不躲,大有任尔劈来之势。

      眼见鬼刀袭来,银灰却不闪躲,已在分毫之间,却只听“叮”的一声清响,第三把鬼刀竟被震开,鬼切心头一惊,抽身退去,目光看向银灰身后远方。

      山丘之后,罗德岛舰桥上,“咔哒”一声,一枚弹壳从铳中抛出,安比尔一边压进新的子弹,一边说到,“嚯,倒真是相信我,真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守林人,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马上就要完成了,一会儿给他们一个惊喜吧,你也别太懒散了,多少认真一些。”

      鬼切眼见奇袭不成,便抽身欲走,银灰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手中刀光闪动,斩出数道刀芒,丹增也在不知不觉间绕到一旁,从侧方攻击,一人一鸟,与鬼切争斗是不分上下,又有安比尔从后方助阵,一颗颗子弹总在关键时刻直奔要害。

      一时间,鬼切难以抽身,银灰则是步步紧逼,正当战况胶着之时,山丘下方两道气息随着两股妖气冲天而起。细看原来是之前在山丘下与一干重装干员近卫干员缠斗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二人眼看鬼切被牵制,无法脱身,意欲前往相助,二人同时释放了完整的力量。

      随着二人气势节节攀升,外形也发生了变化,酒吞童子一头红发变得银黑相间,身躯更加魁梧,鬼葫芦也变得更加狰狞,无数瘴气仿佛凝为实体,从鬼葫芦中溢出。茨木童子原本空荡荡的右侧袖管逐渐鼓起,一只鬼手从中伸出,鬼手上妖气缭绕好似烈焰环绕,头上鬼角也由红色变为紫色,眼中凶意盎然。这一刻,他们是大江山的主人——鬼王酒吞童子与炼狱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毫不犹豫同时出手,鬼葫芦张开大口,无数瘴气结块向着天空喷射而出,宛若实体,下落又似陨石天降。瘴气之上,紫色的妖气互相缠绕,一只巨大的鬼手逐渐成型,瞬息之间覆盖了整个战场。而在众妖脚下,一朵朵红色的花朵正在悄然生长。

      “闪灵!夜莺!”博士沉声安排着。

      二人并未回应,只是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剑与灯。

      “教条立场”

      “圣域”

      平静的声音飘荡在战场上,两个无形的领域快速编织着。

      瘴气块已经落下,干员们却并不闪躲,每个干员身上都出现了虚幻的光影,而这光影,凝结成一道护甲,瘴气落在上面竟被隔绝了大半,而剩余的瘴气对干员们造成的伤害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不待瘴气消散,巨大的鬼手紧跟而来,妖气弥漫,似乎空气都因此变得浓稠,却突然变得虚幻,好似狂风中忽明忽暗的烛火,一触即溃。

      山丘上的鬼切察觉到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的力量受到压制,亦是决心以完整状态对敌,当下一个发力,抵开银灰,后退数步,解开了心中的束缚。随着鬼切的气势飙升,身形也逐渐与三把刀融为一体而又重新浮现,再次出现的鬼切身形娇小,面庞柔弱,但一身妖气更加凝练,身形更加灵活,刀法也更加凌厉,仿佛重铸了一颗剑心,以剑为心——天剑韧心鬼切。

      天剑韧心鬼切再次取得优势,诡秘的身法令人难以捉摸,使得他快速摆脱了银灰的纠缠与安比尔的瞄准。天剑韧心鬼切从山丘上一跃而下,在空中直奔正面战场而去,三把长刀在周身环绕。此时,一个巨大鸟笼突然出现。仓促之下,鬼切在半空中无处躲闪,一头撞进了鸟笼中。鬼切在笼中连砍数刀,却只在笼子上留下些许痕迹。

      “先救鬼切出来!”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喊到,在大江山鬼众的掩护下,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同时出手攻击鸟笼,三人合力之下,终于击破了鸟笼,鬼切立刻从破损处逃出鸟笼,回到鬼众之中。破损的鸟笼也在空中逐渐变得透明,仿佛虚幻。

      “晴明~陷阱布置好了呦~只要他们踏进来,便会成为我的花泥了。”慵懒的声音从晴明身后传来,彼岸花款款走来,眸中满是期待的望向前方。“可惜只能我自己出手~若是能有其他姐妹,我们五人一起出手~恐怕就是强壮如晴明你,也要倒在我的怀中了~”彼岸花双手搭在晴明肩上,下巴立在手上,趴伏在晴明肩上,声音细若游丝,被缓缓吹进晴明的耳中。

      “你们五个…”晴明回忆起在忘川河畔,自己初遇彼岸花时的情景,那姐妹五人就那么笑着看向晴明,只一个照面,便仿佛被抽干了所有体力。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安定心神,晴明立刻拿出纸式神,向前方传信。

      “彼岸花海已成,诱敌入阵。”酒吞童子看着纸式神上传来的消息,与茨木童子和鬼切对视一笑,随后将声音藏在妖力中,传向四周鬼族。“此处地形与我等不利,佯做后撤,将他们引入花海!”鬼族妖众闻讯开始逐渐收缩阵型向后撤去。

      “博士!地下管道挖掘基本完成了,也预留好了地表喷射口的底端挖掘口,只是深度不太够,向下挖的话地底岩浆会立刻喷出。”对讲机中传来桃金娘的汇报,声音中满是骄傲。“收到,立刻撤出管道,并摧毁管道入口处前十米,撤出后协助极境干员在终端上标记喷射口位置,并同步给前线干员,提醒他们规避喷射口,避免误伤。”

      “收到!”

      “艾雅法拉干员,开始准备火山吧,但不要勉强自己,会有人配合你行动。”博士对一直没有参战的艾雅法拉说到。

      “前线干员注意,火山的前期准备已完成,地表喷射口位置会立刻同步至个人终端,请注意规避,敌人正在主动收缩阵型后撤,推进过程中注意辨别是否有陷阱,我们并不了解对方的战术,切记不要冒进!”

      “本舰留守干员注意,火山已进入后期准备,届时需要舰上进行火力支援,干员天火,干员守林人,确认准备状况。”

      “天坠之火已准备就绪!”

      “覆盖范围已锁定,战术电台已确认!”对讲机中传来天火与守林人的回复。

      与此同时,在战场的另一端,一张木桌旁,玉藻前将手中茶杯置于桌上。“如你所言,汝等穿越时空,误入此地,此等说法,实难服众。”玉藻前的视线逐渐望向天空。“不过这星空之上,深海之下确实不曾有人踏足,吾曾远游四方,收服胧车之后也试过探索天空,仔细想来,那时似乎也在到达一个高度之后就无法继续上升。”

      “相关的资料太少,你们这里的环境也十分奇怪,如果时间久一些或许我们能得到更多有效信息,这片大地上有这太多谜团,这一点你应当比我更加清楚。关于你说的幕后之人,在我知晓的长河中,确实有一股力量,躲藏在历史的背后,在大地上寻找他们的代言人。至于我们,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所对抗的,是这片大地上的不公,我们所求,是这片大地上还未到来的美好。”凯尔希拿起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面对着玉藻前说到。“不过此刻,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与其他妖族的反应不同,为何你会与我在此喝茶?你比那晴明知晓更多,你似乎并不担心他们,你不会察觉不到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你与那执棋者不同,他的身上,战场的气息浓厚且冰冷,似乎他的眼中,只有胜负的结局。你眼中的历史,虽然孤独,却有仁慈的气息。我那晴明小甥,虽是半妖之躯,寿命长于人类,但他在人类的照料下长大,所能了解的还是太少。”玉藻前轻笑一声,注视着凯尔希缓缓说到。“呵,此次晴明岁有些许武断,但他的实力我是清楚的,至于那些妖族,也不必小看他们,能在世人心中留下称号的,也都有各自的手段。如此一番,也能让他们正视你们的实力,方便之后的交流与合作。”

      正面战场上,大江山鬼众已然后撤了不少,但酒吞童子脸上却没有半分怠色,因为此刻,罗德岛的干员们已经踏入了彼岸花海。

      “撤!他们已经进了花海!接下来交给彼岸花!这花海可不分敌我!”话音未落,刚刚还在纠缠的鬼众们立刻开始急退,一朵朵鲜艳如血的彼岸花在干员们的脚下盛开,花的枝叶攀上干员们的脚踝,贪婪的吸取着干员们的精气。

      “博士!这些花似乎能吸收我们的体力,现在这里花海丛生,我们寸步难行,继续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们都会失去意识。”塞雷娅对博士汇报到。

      “塞雷娅,泥岩拦住那些敌人,他们快速撤退是因为这些花的吸收不分敌我;清流,锡兰,絮雨用你们的能力帮大家回复、抵抗;艾雅法拉,天火,守林人五秒后开始打击。”博士飞快的下达着命令。

      “收到!”

      一股淡蓝色的暖流从干员们身后涌来,干员们的疲惫快速的消退着,花朵的吸取也似乎遇到了阻力,吸取的力量渐渐变小。

      “钙质化!”塞雷娅将盾牌立在身前,一个领域快速张开,领域之内,敌人的身体似乎变得沉重,缓慢,无形的压力降临在鬼众的身上。

      “苏醒来,我的朋友!拦下他们!”泥岩缓缓蹲下,单手按在地上,地面震动,鬼众们的身前地面抬升,数个岩石巨人拦在鬼众撤退的路上。

      空气逐渐变得干燥,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火球逐渐成型,仿佛天空中又多了一个太阳,并逐渐落下。

      晴明严肃的看向空中“那火球是他们的手段,他们想速战速决!小白,一目连!你们去保护鬼众!上面有我!”晴明快速布置着对策,同时手中掐咒口中念诀“急急如律令,言灵术,盾!”

      一目连抢先一步来到鬼众面前,避开岩石巨人,将风神之力投向战场“风神之佑!”狂风包围了大江山的鬼众,却半分不曾伤害他们,而是围绕在鬼众身边,成为他们的盾。

      “梦山狐影!”白藏主此刻显露真身,来到鬼众之中张开结界,将所有鬼众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中。

      巨大的火球快速落下,脚下的大地也开始颤抖,大地变得滚烫,一股股岩浆从地底喷薄而出。“火山!”喷涌而出的岩浆在艾雅法拉的指引下向大江山鬼众浇去,与一目连的罡风撕扯,天坠之火落在鬼众里,空气在此处沸腾,却被白藏主的结界包裹。三枚制导飞弹飞向晴明,落在盾上,爆炸声响,撼天震地。而缠绕在干员们脚上的彼岸花海也在这高温的炙烤下枯萎。

      随着岩浆凝固,火焰熄灭,爆炸的烟尘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寂静,弥漫在战场上的寂静。鬼众们身上衣物各有破损,有的头发都被烧去一截,白藏主身上雪白的毛发也被熏黑了不少,嘴角留下些许血液,而一目连身上也出现几处烧伤。而罗德岛的干员们此刻也是疲惫不堪,被彼岸花吸去了大量体力,在先前的大火中也收到了些许波及。

      安静的氛围在战场上弥漫着,博士与晴明也沉默了,此刻他们此刻忽然发现,自己竟没有办法奈何对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旁的山谷中,由于远离正面战场,这里倒是没有受到影响。荒川水族与海国水妖们联手,与此处的干员们也是不相上下。

      海国作与黑色大剑抵在一起,互相死死咬住。“先停一下,刚刚那边的声音你也听到了!会有这么大的动静,正面战场上已经结束了,我们这里的胜负已经不重要了,不如保留体力,回去应对正面的麻烦吧。”骁浪荒川之主对眼前的少女说到。

      “这么大的动静,不是那几个天灾级别的干员动手,就是动用了本舰上的重型武器,如果这样都不能解决对手,那也确实没什么办法了。”心中想过种种,斯卡蒂开口说道“好,一起收手。”

      骁浪荒川之主与斯卡蒂同时撤力,并后退几步。

      “金鱼姬、大岳丸、久次良!都回来!各位同胞们!都回来!”骁浪荒川之主向着四周喊到。聆海金鱼姬,大岳丸和久次良也都各自停下战斗,来到荒川之主身边。水妖们也立刻撤去。

      幽灵鲨,孑,煌,霜星,灰喉也立刻来到斯卡蒂身边。“正面战场上应该分出结果了,我们这里没必要继续一定分出胜负,赶紧回去,避免节外生枝。”斯卡蒂对幽灵鲨等人说到。

      正当晴明思考接下来该如何时,胧车缓缓降落在晴明身旁,玉藻前从车中走出。“好了,晴明,不用继续了,不是他们。这位是凯尔希,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玉藻前身后,凯尔希也缓缓走下胧车,Mon3tr跟在身旁,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所有干员开始撤回。”所有干员,包括博士的耳机里传来凯尔希的声音“博士,你和阿米娅在原地等候,我们一会儿过去,可以认真谈谈了。”

      ————————以上为正文————————

      写这篇同人其实就是因为想写干员和式神们打架,所以就只有这么个短篇了

      ★注册博士
      艹,双厨狂喜
    • 小先生plus惊了,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看到,还以为就这么沉了呢 [s-7]
      举报 拉黑 11月前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