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剧剧本档案室 萨剧剧本档案室 关注:795 内容:1649

[安洁莉娜、爱丽丝]高考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萨剧剧本档案室
    • ★★见习博士
      开辟者

      包含个人私货,大量ooc成分以及不明所以的流水账,以及一点小“魔法”


      “安心院,起床了哦?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吃完准备出发吧。”

      出发?准备去哪?

      安心院脑子里有些混乱,就像一团浆糊。出发……是要去哪里来着?好累啊,感觉身体上下每一块肌肉都感到酸痛不已,都在高呼着不想动弹。安心院感觉有些什么事情被自己忘记了,但是又有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想起来,要是想起来的话,一切就糟糕了!

      睁开双眼,意识逐渐回归躯壳,脑海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思绪渐渐清空,智商开始上线。

      “今天要高考!”

      呜哇,安心院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向了洗漱间。

      “别急别急,这孩子,才七点呢,还早,保持心态才是现在最重要的。”

      妈妈端出一盘面包,一杯牛奶,说道:“你们老师之前在高考家长动员会上说了,高考切忌急躁,不要为了超水平发挥搞什么歪门邪道,一切以发挥正常水平为目标,吃喝住行样样照旧,所以今天早晨我们全家都陪你吃面包牛奶啦。”

      “全家?”安心院从洗漱间里探出半个脑袋,牙刷还在不停地上上下下,含糊不清地问道:“你们今天不上班吗?以前不都是带便当的吗?”

      “今天你高考,我和你爸哪还有心思上班啊?我们早就请好假了,这几天我们全程陪送,确保你的后勤工作万无一失。现在啊,你的高考就是我们全家的第一要务,所有事情往后推迟,直到打完这一战再说!”

      正说着,家里大门突然被打开,原本以为还在睡觉的爸爸一身正装地走了进来,手里甩着车钥匙,满是高兴地说道:“搞定,我已经挨个和邻居说好了,叫他们下来移一下车。现在我们的车开到了最前面的位置,待会不用担心被堵着了。”

      “这么快?”似乎是对这般效率感到有些不可置信,妈妈有些错愕,“这次没吵起来?现在可是才七点啊。”

      “吵不了。”爸爸摆摆手,坐在餐桌前,“昨天晚上我就对着小区的电话谱挨个打电话了,说我女儿明天高考,麻烦早上挤在靠门口的人挪一下,他们一听到高考,哪还会拒绝。今天一早上,我都还没到呢,就有人发消息说他搞好了。”

      “欸,咱们小区小是小了点,但大家还是好啊。”安心院这时也漱完了口,走向了那个自己熟悉的位置坐了下来。

      “来,开吃。”

      早餐半分饱,才有好头脑,只是几块面包,不到一分钟便下了肚子,安心院举起杯子,把里面的牛奶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妈,我的书包呢?”

      “这里这里,来,再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漏掉啥。”

      安心院接过自己的挎肩包,那个粉色小巧的包包正好能装下所有的东西,满满当当。

      铅笔、水性笔、直尺、身份证……还有最重要的准考证。

      嗯?安心院觉得有些不对劲,印象中,自己的包应该更大一些,能装更多的东西,颜色似乎也要更深一些。

      缺了什么呢?安心院想着。

      对了!

      “爸,我的法杖呢?”

      “这里这里,昨天你放在客厅里充能呢,可别忘带了,除了考试委员会提供的制式法杖,其它的法杖都禁止用于法术考试,要是没带可就糟了。”

      安心院接过法杖,塞进了手里那个黑白相间的大型挎包,把它跨在自己肩上。

      还好之前自己选了一个大一点的包包,要不然现在就得把法杖拎在手里了,安心院心里想着。

      “走,出发!早点出发早点到,免得路上堵车。”

      见安心院收拾完东西,爸爸大手一挥,宣告了今天征程的开始。

      上车,挂档,车辆开始向前行进。

      深呼吸,安心院,深呼吸。

      虽说经历了整个高三的考试训练,可面对如此人生大事,要说安心院完全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若是面对高考这种大事都能心如止水,那估计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再打倒那个人了吧。至少,安心院是这样认为的,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女孩来说,还有什么能比高考更加重大呢?

      高考啊……

      每每想起这个词,安心院的心里总会涌出一股奇异的感觉。早些时候,是抗拒,是排斥,是不想要面对的未知。晚些日子,那种奇异的感觉则是郑重,是庄严,是发誓拼尽全力的战斗。

      而现在,是熟悉,是了然,是一点点的期待,以及一点点微末的紧张感。

      车辆向前行驶,路过大本钟,钟塔下还站着一些维护交通的警察,他们向每一位标着考生标志的车辆敬礼致意,他们身后张贴的标语也在为每一位考生献上祝福。

      “春风吹,战鼓擂,咱们考生怕过谁!”

      彼时,大家还觉得这条标语有些中二,有些俗气,而此时,历经高三磨砺的此时,安心院却觉得,热血在心中燃烧,一往无前的勇气在胸口中澎湃奔涌。高考?咱怕过谁啊?

      “十年磨一剑,五经魁首现!”

      虽说对于各科状元没什么指望,但是安心院自己好歹也算是一个法术高材生。靠着拥有高级术士资格证的爸爸,安心院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法术培养,甚至在高中生的年纪就拿到了正式术士资格证,取得了高考加分这一人人羡慕的殊荣。

      “双科满分还不够,法术全场六六六!”

      法术自不用说,语文凭着安心院平时爱好的那些流行小说,就算不是文采斐然,也算是行文流畅。

      数学?有人敢质疑一个正式术士的数学胜任不了高考考试吗?

      实力与勇气兼备,心灵与亲人同行,身体状况正常无忧,笔与纸墨待命,齐全!

      安心院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呼出,仅存的那点紧张感也随着呼出的那些气体消散得无影无踪。

      她翻了个身,却感觉背后好似有块硬硬的石头,硌着生疼。

      安心院伸手向背后摸去,却什么也没有摸到,除了光滑而富有弹性的水嫩肌肤,哪有什么硌人的东西。

      “对了,安洁莉娜,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忘了喝药了?”

      “喝药?”安心院脑海里冒出来了些东西,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答道,“对哦,我给忘了,还没喝呢。”

      “真是,你这孩子,还好我把这药给带来了。”妈妈掏出一个药瓶递给安心院,“医生说啊,你这病没什么大问题,顶多身上起一些硬疹块,不会影响高考的。这病大多是因为紧张和压力大引起的,高考考生这类人群尤其容易发作。等高考结束就会恢复了,别担心啊,没事的,考试的时候别想这些,专心考试。”

      “我倒没担心这个病,就是背上这东西动的时候会扯到旁边的地方,虽说没有多疼,可这感觉一直在那,实在是有些分散注意力啊。”

      一直沉默开车的爸爸突然插嘴说道:“忍一忍,忍一忍,实在不行再抓一下。这病没什么别的,就是痒,疼,一点点小问题来折磨你。到了考场上,你专心开始写题的时候,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人啊,在注意集中的时候,就会忽视身上各种小问题小毛病,别紧张,到了那时候,这些都不算什么。”

      有几分道理,安心院回想起自己以前做题的状态,似乎确实和爸爸说的一样,越是考到后面,自己越是全神贯注,心无旁骛,除了眼前的纸笔,再没了其它东西。

      最主要的是,就算不信爸爸说的,也解决不了自己的病情,还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也许这样的心理暗示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忘掉身上的不适呢?

      很快,车辆抵达了考点,考场外早已站满了等待着的家长,一些学弟学妹们也穿上了志愿者的衣服,正为学长学姐们提供后援支持。

      “高考考生请往这边走,家长请站在红线外等候。”

      考点门口,几个工作人员正举着一个喇叭维护秩序,引导着拥挤的人流。

      “安洁莉娜,我和你爸就送你到这里了,考完我们还在这个地方接你,加油啊!”

      “调整心态,保持兴奋,莫要急躁,尽力而为,记住了啊,爸爸给你的十六字真言,绝对有用,爸爸当初就是这样考过来的。”

      “是,是,记住啦,放心吧,你们的女儿什么水平还不知道吗?搞得你们比我还紧张一样。”

      说罢,安心院挥挥手,说了声再见,便独自迈入考点。

      维多利亚古典音乐学院,一所以音乐为核心的高等艺术学院,考点公布前,安心院可没想到自己的考场竟然会被选在这里。

      若是自己没有选择术士的道路,自己的第一志愿恐怕就是这里了。

      让自己的高考决战在自己喜欢的学校开展,安心院甚至觉得这是神明对自己的暗示,为自己的即将到来的胜利而道喜。

      调整呼吸,摈弃杂念,每向前一步,兴奋感都增加一份,身上的不适感也随之减少一分。

      微风卷起枯叶,却不敢让它们飘飞起舞,只是将它们收拢在了路边角落。

      阳光投下荫蔽,笼罩在学院的小道上,细碎的光点一动不动。

      大树垂下枝桠,鸟儿也闭喙不鸣。

      啪嗒。

      安心院踏入考场,接受检查。

      墙上的时钟无声地转动,跳着欢快的舞。

      壁画里城堡的露台上站着身穿公主裙的菲林少女,法杖上的星星熠熠生辉。

      “请各位考生做好准备,考试即将开始。”

      决战,到来。

      ……

      爸爸是对的,安心院在考试中途明白了这个事实,一旦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身上的不适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有些事情却打乱了她的思考。

      “数学试卷……我拿错了?”

      并非出乎意料的难,而是出乎意料的简单,与怪异。

      “城堡里住着三个小精灵,礼盒里共有十万英镑,分到每一个小精灵会有多少英镑多少便士?”

      这……是高考题?

      安心院揉了揉眼睛,再次睁眼时,却发现卷子上的内容恢复了正常,还是熟悉的化简公因式,还是熟悉的几何计算。

      只是,这些题为何如此眼熟,似乎就是自己做的那些习题册上的原题。

      “怎么可能,我想太多了吧,大概只是题型很像罢了。”

      正当安心院还在努力说服自己时,奇怪的事情再次出现了:她提笔写下的公式模糊不清,她辛苦计算的过程错误百出。

      “这,这是什么情况?”

      安心院有些不可思议,不可能啊,这些仅仅只是最简单的题目而已,自己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

      她试图修正那些计算,却发现错误越修越多,最后整个题目的计算过程惨不忍睹。

      安心院还在和那些错误斗智斗勇,却忽然觉得一阵恍惚,再次缓过神来时,数学考试早已结束,试卷也已经上交。

      回想一下,似乎除了开始时状态不佳,自己后面做的尚且不错,除了最后一道导数大题可能论证有些不够严谨,其它应该都没什么问题。

      考完了,就不想了!

      耳边响起老师说的高考注意事项,安心院便把这些事情抛到脑后,收拾好文具,离开了考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考生们张望着,找寻自己的父母,安心院也在约定的地方找到了等待自己的爸爸妈妈。

      “不问,我们什么都不问,走,回家。”

      一见面,爸爸就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自己的做法,接过安心院的挎包,闭口不提考试相关。

      “哈哈,爸爸你很懂嘛,放心吧,我自己感觉考得不错,没啥问题。”

      安心院拉起爸爸妈妈的手,就这么轻松愉悦地离开了考点,仿佛白天的战斗都像是一场梦,一场从未发生的梦境。

      回到家,吃过晚饭,稍作温习,很快,就到了睡觉的时间。

      安心院躺在床上,妈妈在旁边帮忙按摩她的手心,考试带来的疲惫也渐渐涌来,眼皮越来越沉,奇怪的肌肉酸痛感又重新出现。

      意识消失之际,安心院听到妈妈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晚安,乖女儿,做个好梦。”

      晚安,安洁莉娜,做个好梦。

      ★★★实习博士
      顶一顶(?
      回复
      ★★见习博士
      Terra Prime
      开辟者
      [s-15]
      回复
      ★★见习博士
      随行者
      高强度的精神集中一旦松懈就会意识恍惚,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当年就是这样,写完了最苦手的完形填空,一下就松了一口气,结果盯着七选五发呆了两三分钟才想起来,哦,我还在考英语
      回复
      ★★见习博士

      您的个人主页...

      我看不懂,但是我大受震撼.jpg

      好文,不过这位也不需要赞了吧,匿了匿了(错乱

      回复
      ★注册博士
      感觉看了一部特别生草的同人
      回复
      ★注册博士

      这是梦吧?

    • Fuyumi大概是吧
      举报 拉黑 11月前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实习博士
      波登可单推人
      [s-15]
      回复
      ★★见习博士
      随行者
      [s-15]
      回复
      ★★见习博士
      [s-15]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