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随笔 第一章

      太阳在地平线上徘徊,以自己最后的光辉照耀这泰拉大地。

      约翰高举着火把,站在城市里的一片空地上。移动城市此时也不再发出机械轰鸣声,停下了它那永不停止的脚步。

      而在约翰的身旁,则是无数的人,他们同样举着火把,男女老少,都看着他,他们脸上布满了油污,灰尘,甚至是血渍,他们是工人,是职员,是学生,是农民。

      他们看着约翰,约翰也看着他们。他举着火把,城市第一次如此安静,但每个人的内心都是躁动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胜利了。

      1096年8月5日 五个月前 伯明顿

      “她妈的!”一名金发青年愤愤地撞开办公室的门,手举着一份报纸,重重的摔到书桌上。

      “跟这群虫豸在一起怎么可能搞好国家!”他十分气愤,但书桌后的另一位略有些年龄的男人却显得毫不在意,他放下了手中的笔,扶正了眼镜,看向年轻人。

      “别这么愤怒,哈里,不过是一份报纸而已”男人耸着肩将报纸拿了起来看。

      “怎么可能不愤怒?约翰你看看他们在报纸上怎么称呼我们?暴徒?反动派?还有境外势力!这群没良心的只会为资本阶级叫嚣的报社!还有工会那群人,根本没经过党内讨论就擅自行动,还有没有纪律了!”

      名叫哈里的男人显然冷静不下来,对着报纸上狂喷唾沫可以看出来他非常的愤怒。

      “工人日报还天天骂他们是没良心的资本家和贵族老爷呢”约翰将报纸递给哈里。

      而报纸上是关于前几天由工会领导的一次罢工的,头版大大的写着:《人民的救星?反动派的笑话!》下面是几张工人被枪毙的图片,还有约翰和工会领袖伯顿的照片,伴随着是一大篇批判社会工人党的话语。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只是随便他们骂,但谁都知道他们怎么骂都没用,谁才是人心所向的那一边。”

      “但现在党内可是很不满,约翰逊和华莱士那群人认为你个党主席就是个怂货,不配领导革命。顺便把我也带上了,“主席的小跟班”。”哈里说的有些气愤。

      “随他们去,我不会拿人命去换取胜利。”约翰站起身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躯体,顺带把桌面整理了一下,丝毫没有被报纸上新闻所影响。

      “不过约翰现在都已经到这个程度上了,全国的工会和党部都等着你的下一步行动,你让他们尝到了甜头,来自革命的甜头”

      “挺好”

      “啊?”哈里没想到约翰会这么回复,本来他以为约翰又要唠叨一大串跟他

      “别发愣了,跟我去总工会一趟,我得和伯顿聊一下”约翰早已披上外套,走出了房门,丝毫没顾哈里。

      “去总工会干嘛?”哈里快步的跟上约翰,内心里面疑惑“去讨伐伯顿?”

      “去了就知道了”

      两人走出办公室,阳光照耀在大楼门口那硕大的红色的火炬锤子标志上,这栋大楼位于维多利亚伯明顿郡中不起眼的一角,却是泰拉最大的左翼政党的所在地,维多利亚社会工人党总部。

      车上,哈里递给约翰一份文件夹。

      “什么东西?”约翰翻开文件夹,里面是一份由伦蒂尼姆发来的电报。

      “伦蒂尼姆的工会报告,皇室最近出巨资说要整政府改革,承认给予工人阶级更好的权利”

      “障眼法罢了,他们那群老爷怎么可能真的会把自己的利益拱手让出。”约翰翻到下一页。

      “但是的确有效,至少是部分的,伦蒂尼姆工会中不少党员都认为这是皇室的让步,毕竟那

      边可没有伯明顿这边的发展时间,思想教育也不够。”哈里看着约翰说到。而约翰顿了一下,思考了一会。

      “把这件事放到后天的讨论会上,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具体的应对方案。”约翰合上了文件夹,车也到达了目的地,一间规模不小的工厂。

      工厂门口,几名工人已经在等他们了。

      “主席先生,还有秘书长先生,不知道您们现在大驾光临是为何呢。”没等约翰下车,他们中为首的人便凑到了车旁。

      “伯顿,要知道你们前几天组织的罢工可也是没让我光临呢,现在我来看看结果不行了?”身着西装的约翰和满身油污的工人们明显在意见上不太统一。

      “要天天听你们这群学院派逼逼叨怎么可能搞好工人运动”

      “你!”哈里明显有些生气,想上前理论一番,但被约翰拦住了

      “那不如伯顿先生来带我们看看他的“工人运动”的成果?”

      说到这点时,伯顿明显没了刚才的气势,毕竟那些消息恐怕早就已经满天飞了吧

      “你们这是。。。”

      他还没说完,哈里便打断了他

      “死亡2人,受伤6人,账单倒是寄的比报告快”。

      “伯顿先生,我们的理想和目标是一样的,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而奋斗,我们也没有对工会提出过任何的要求,我们只是请求工会在行动前能在党内进行一些讨论,讨论这么做的现实性”约翰接过了哈里的话。

      “你们群人真是....”伯顿无奈于约翰与哈里这一套一唱一和的套路。

      “随便你们了,约翰你这个老狐狸,你知道要是我到党内批判你可是能说你是搞独裁!”

      “是,请,我欢迎并保留任何人对我进行批判的权利”

      “投诉信可以给到我”哈里补道

      “去你妈的”伯顿接不上话,只能转移话题,转身就往工厂里面走。

      “先进去吧,大家都在了”

      “请”

      他们走过工厂的流水线,在工人之中明显有几个穿着不同的人,他们是工厂主的监工,资本家虽然治不了工会,但也是不肯轻易放下手中的那点东西的。

      “也只有在伯明翰还能看到这种魔幻场景了”哈里感叹到

      “确实,但工会有些人还是不知道自己在伯明翰为什么能这么嚣张”约翰又补了一刀,随后说到“在维多利亚其他任何地方,工会和工人党还是工人的秘密组织”

      “你们这群学院派闭嘴吧,没有工会支持你们你们哪里能在伯明翰还能设立总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流亡呢”

      他们走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口,伯顿打开了门,里面是一个封闭的小会议室,其中烟气缭绕,所有人都谈论着什么,伯明翰乃至维多利亚全部的工会领袖与社会党重要干部都在这里,而约翰此行也不只是来讨伐伯顿的。

      ()之后看心情和阅读量再看发不发后续

    • 1
    • 0
    • 0
    • 72
    • 晨哎晨哎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