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切尔诺伯格研究所 切尔诺伯格研究所 关注:734 内容:202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切尔诺伯格研究所
    • ★★见习博士
      随行者

      注:最近沃伦姆德的回归,也让我有时间可以重新再一次回味剧情中的细节之处,包括前不久和好友twili、兔子,就剧情中一些之前就表露出来的剧情出入展开了讨论,但发现线索实在太少,最后也没个定论,想想也就没有编辑的必要了,但近来转念一想,里面的这些东西有些还是挺有意思的,不如发出来,让大家自己发散,或许从中也能获得些什么。

      火灾中到底丧生了几个人?这些人对应谁?

      首先是很多玩家都可能看出来的泥岩与塔佳娜、塞弗林的语言信息差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这是塔佳娜对亚叶说的一番话,在其话语阐述中,可以明确的是,火灾中丧生的人中有镇上四人,凯文,毕德曼,埃克哈德,托尔,这里咱们先不论毕德曼和托尔两具假尸体的事,因为火灾无法辨认,但实际镇里确实四人失联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再结合塞弗林口中所说,本次火灾中实际丧生8人,除了之前镇上4人,还有安托医生,另外还有3位来安托这儿治疗的外界的感染者

      但这就与剧情中泥岩口中的一个关键信息产生了冲突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泥岩对灰喉声称自己的4位泥岩小队成员在这场大火中丧生,但我们刚刚才提到外界来安托这儿治疗的就3人,哪里来得4人呢?

      但别忘了我们之前提到的毕德曼和托尔的两具假尸体这一变量因素,好那我们整理一下。

      安托(1人)+凯文、埃克哈德(确定的镇上2人)+泥岩小队成员(4人)+毕德曼/托尔的假尸体(确定的镇上1人)

      那么很明显泥岩小队成员中有一人,因为火灾原因造成尸体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从而顶替了毕德曼或者是托尔假尸体的身份,造成了后面塞弗林口中所说的情况,而我上面提到的,确定的镇上1人的那具假尸体才是真正的无头尸体

      凯文到底是感染者还是非感染者?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在塔佳娜的口中,毫无疑问他是感染者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但这与塞弗林口中所说又大相径庭,他这里则说凯文并不是感染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那如果我们从两人都没撒谎的角度来看,那么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凯文“撒谎”了,这里“撒谎”是指凯文起初是没有感染矿石病的,但之后在一次不幸中不慎感染上了矿石病,并且病变位置比较隐蔽,所以在塞弗林和镇民面前有意隐藏了自己感染者的身份,致使塞弗林没有察觉到这一信息,再加上本身塞弗林吊儿郎当悠闲自得惯了,当甩手掌柜的性格,他没有了解到这层信息也可以说得通。但塔佳娜不同,作为塞弗林的儿媳她管理着镇上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务,这里难免三天两头到安托的临时医治营地去交谈一些事宜,在长期相处中,自然是了解了这里患者的情况,也得知到凯文感染者的身份,这一点也不稀奇。(你结合塞弗林口中所说,凯文妻子的状况可见不容乐观,凯文是个好丈夫,或许在塞弗林看来凯文去临时营地其实是救治自己的妻子也说不定)

      修订后:

      感染者与非感染者的身份对应

      (首先要明确一点,火灾可能会模糊人们的面貌信息,但不会模糊人们的感染者与非感染者的身份信息,这种病症是渗透进患者血液的,即使火灾过后,也必然能够分辨)


      我们汇总一下之前的信息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塔佳娜口中的三名感染者,凯文,埃克哈德,毕德曼

      同时也得知到托尔并不是感染者,按照身份对应,要让假尸体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那么托尔的那具假尸体必然也是非感染者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塞弗林所说的三名外界感染者,这里已经是6个人了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从塞弗林口中也得知道安托医生也是一位矿石病感染者

      凯文,埃克哈德,毕德曼(镇上确认的感染者3人)+泥岩小队成员(镇外感染者3人)+安托(感染者1人)+托尔(非感染者1人)

      到了这里身份就全部对应上了,毕德曼的那具假尸体如果也想瞒天过海,那么对应毕德曼的感染者身份,那么必然也是感染者(老毕本身职业为天灾信使,这是个高危职业,常与源石打交道,感染者身份应该确认无疑)。前面提到泥岩小队丧生4人,按照方舟剧情来说,整合这一批人,包括泥岩小队正是因为感染者身份到处流离失所,所以这里我更倾向于泥岩小队中多出的那1人,顶替的正是毕德曼的假尸体身份,而托尔的那具非感染者尸体则是一具不知道是谁的无头尸体。

      非感染者身份的来历


      这位非感染者能被误认为托尔,说明体型各方面都差不多,同时之前也提到,他是镇上失联的那4位中的其中一位,那么他应该原本就是镇上的人,所以我推测这是一个被托尔不幸盯上的非感染的倒霉蛋而已。

      塔佳娜态度的前后违和


      剧情中有一个地方一直让很多玩家对塔佳娜身份持怀疑态度,甚至把她联想成与托尔串通这起火灾凶杀案的共犯之一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就是塞弗林的这句话对玩家产生了误导,在塞弗林看来,塔佳娜作为托尔的媳妇,面对丈夫在火灾丧生竟然没有表现一丝的伤感,这着实有些奇怪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但塔佳娜在后面城镇最后防线快要崩溃,命悬一线的时候,她对托尔的这种情感绝不是假装能够假装得出来的,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时候的情感是最真实的。


      所以我更倾向于塔佳娜这个人物性格的复杂性,她在面对丈夫的死之后,并不是没有难过,而是将这种情感压抑在自己内心,自我消化,没有向外人表露,甚至是自己的公公塞弗林面前也不曾流露出一丝的悲伤,在人前她极力表现出不让他人担心的模样,继续为小镇的各项事务奔波操劳,可能也是希望自己能够一心扎到工作上,暂时忘记丈夫逝去之痛,或许只有在夜晚时分,独自一人时,才会卸下坚强的伪装,为丈夫的死而泪流不止。


      毕德曼给托尔的信件中的“他”指代的是谁?托尔最后经历了什么?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这里捋一遍,我认为是这么个意思,在留声机处击毙毕德曼之后,他记得与毕德曼之前约定,此次事件自己必然不会苟活,他要选择以身殉道的方式,来真正挽救这个即将陷入重大危机的小镇,联系此前托尔到处在四边高塔之上的贵族的游说失败的经历,要想彻底惊动地方势力前来援助,在他看来一个罗德岛安托的死是不够的,需要通过刺杀贵族,来吸引这群身居高塔之上,对底下人民疾苦置若罔闻的贵族的目光,所以他行动了,但是从泥岩的档案中也能够看出来,最后还是失败了,经历刺杀未遂的他,一方面知道这之后莱塔尼亚贵族必定无休止的追杀他,而他一介草民又有什么力量去对抗这庞大的势力倾轧,一方面又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再无脸面苟活于世,于是逃至冬灵山脉咬舌自尽。信件是毕德曼对托尔说话的口吻,这里的“他”其实就是某位贵族。


      修订前:

      火灾中死去的人中,到底谁才是那个非感染者?


      我们汇总一下信息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塔佳娜口中的三名感染者,凯文,埃克哈德,毕德曼(无头尸体)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塞弗林所说的三名外界感染者,这里已经是6个人了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毫无疑问,托尔是一位运用冰系源石技艺的矿石病患者,那么托尔的那具假尸体一定也要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所以那具假尸体也是一位感染者(虽然前面塔佳娜提到托尔不是,但能够单人在没有巫王遗毒那种运用人体法术媒介的情况下,能够娴熟操纵源石技艺,按一般常理我认为他是一位矿石病感染者)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从塞弗林口中也得知道安托医生也是一位矿石病感染者

      【旧事重提】一些关于沃伦姆德的迷思和发散性联想

      至此你会发现如果按照这样来算,那不是全部都是感染者了?

      那这与亚叶所说的一位非感染者,七位感染者的信息就出现矛盾了。

      其实不然,咱们别忘了泥岩小队成员多出来的那个人,如果按照小队成员有一人顶替了毕德曼的身份,还有三人,那么在剩下这三人里面必定有一位是非感染者)

      附:修订前、后,我都附上,但一切还是以剧情中的情节为主,来进行推论,所以我觉得修订后的版本更有可能性,但也就是个没结果的推论,大家图一乐就行,线索太少了。

      ★★见习博士

      正文呢?[s-4]

      警惕传图仅自己可见……

    • 风之伊东没问题吧,有想法可以讨论一下 [s-15]
      举报 拉黑 6月前手机端回复
    • Butcherfly9 @风之伊东 没问题了,现在可以看到了!
      举报 拉黑 6月前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见习博士
      没有正文吗,还是在编辑中?
    • 风之伊东编辑得差不多了
      举报 拉黑 6月前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见习博士
      随行者

      先编辑这么多,我这边还有,当然欢迎探讨

      回复
      ★★见习博士

      浏览了一遍楼主的推论,我个人认为楼主判断托尔是感染者的举证有些站不住脚……

      一般来说,除非官方出现明显前后冲突的设定描述,否则应该是以文中给出的设定为准,而沃伦姆德原文中并没有哪处提到托尔是个感染者。

      “能够娴熟运用源石技艺”并不能作为判断托尔是感染者的依据,最典型的例子就如天火:她在档案中被描述为法术天赋卓越,但她并非感染者。

      所以如果凯文真实身份为感染者,亚叶说的那一个非感染者应该就是托尔,或者说顶替托尔的假尸体。

    • 风之伊东是的,只能说可能性都有,我这个只能算假设

      这一块真的麻烦,莱塔尼亚太神秘了,线索太少,鬼知道这种源石技艺是不是张手就来 [s-13]
      举报 拉黑 6月前手机端回复
    • 风之伊东明天我再编辑补充一下吧,把我这个想法放后面
      举报 拉黑 6月前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见习博士
      随行者

      又重新捋了一遍,这次应该更有可能性一点,顺便更新了两个新的小节

      回复
      ★注册博士

      关于那封信,我的理解稍微有点不同。

      我倒是觉得那封信是给托尔当替死鬼的人写给托尔的,作为替他死的代价让他去暗杀贵族

      具体是谁就不知道了,托尔这种极端的人说不定也认识其他极端分子也不一定

      而且见比德曼之前就曾经尝试过暗杀贵族了,但是失败了


      毕竟作为城里长官的儿子如果出面挑起这次暴动并不会顺利,所以需要比德曼来做代理人,

      而比德曼按照文中冰晶的暗示,应该是被托尔杀了,我怀疑是干完这事之后良心不安和托尔反目被灭口

    • 风之伊东也可以说,在没有明确线索的情况下,我这个也顶多算一种推论
      举报 拉黑 6月前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见习博士

      [s-15]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