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博士×斯卡蒂】【同人】【严重ooc警告】绯红和天蓝的梦.mp3

      GA搬运。

      今天的事情过后,至少这篇短篇算是彻底没法继续待下去了。

      那么,正文开始。

      Intro:无光之愿的决战前夜

      预计时长:7分钟)  

      这次事件,算是圆满结束了吗.....

      凯尔希医生代替我们被关在伊比利亚的监狱里,很难说是完美的结局。

      那可是凯尔希。她可能是这片大地上最睿智的生物,不用担心她。

      倒是你,斯卡蒂。就算是最后与恐鱼搏斗的时候,你都没有露出过这样疲惫的表情。

      嗯?斯卡蒂?你怎么了?感觉今天的你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肉眼可见的疲劳。之前还在房间里面躲着不出来,是在干什么事情吗?

      没,没什么(哈欠).......

      我也不知道,完全不理解今天发生了什么,啊哈哈.......

      (拔出长矛的声音)鲨鱼,你从来没能瞒过我。

      对了,我想起来了!剑鱼队长,队员幽灵鲨向您报告。

      哦?

      斯卡蒂昨天晚上一宿没睡,一直在给博士写这次的行动报告,两个小时前才刚发送出去。目前她已经32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喂鲨鱼今天早上你刚跟我说好不向队长汇报的!

      你自己清楚我们都瞒不过她还让我保证,是不是脑子被自己泡的海藻酒冲坏了?

      别吵了,完全没有察觉是我的过失.....这个博士,就是凯尔希说的那个,罗德岛的战术指挥官吧?

      是的。我刚收到阿米娅的回复,博士看完报告以后去小睡了,醒来以后准备立即和我们讨论本次行动的任务报告。

      我看看......罗德岛任务报告A0001.....这个博士看来非常重视深海的威胁,和绝大多数陆地人完全不一样。

      以及立刻讨论......知道了。斯卡蒂,我现在命令你立刻休息。这样的精神状态可没法和博士交流。

      A代表什么意思?

      Abyss,深渊。古代维多利亚语。很久以前陆地人称呼深海的一种说法。斯卡蒂,现在几点?

      呼啊啊啊......晚上6点。

      距离我们回到罗德岛只有一个小时了。就算窝在墙角也可以,找个地方小睡一会儿。这次会议将是阿戈尔与陆地人携手面对深海威胁的第一步,你也必须清醒地参加。

      .......我知道了。所以就没有更好的选择吗......有个自动马桶坐着也行的......

      可惜这艘陆船上连个平整的床垫都没有.....我昨晚是靠墙睡觉的。

      (远处传来的声音)我们把各自房间的桌子拼起来,大致上凑合一下。缝隙和高低差我也没办法。

      你累了,休息要紧。回罗德岛以后我再去投诉设施问题。

      好的.....抱歉我困了,你们也注意休息(哈欠).......

      不用,马上就能回到罗德岛,就不休息了。

      倒是你现在的状况令人担心。要不趁我还清醒的时候,给你唱首歌助眠?

      那还是我们两个合唱吧,就当是为了庆祝我们来到了新的归宿。我来起调。

      这么好的提案我没法拒绝,歌蕾蒂娅队长。

      一个猎人他走上海岸♪

      他的家乡在后,他的路在身前♪

      (海浪声)

      嗯?为什么——

      父母与儿女都与他失散♪

      (更响的海浪声)

      他的恋人已经葬身大海........................♪

      Part 1:独立意识的最后愿望

      (预计时长:15分钟)

      一个猎人他走上海岸.................♪

      ...

      他的家乡在后,徒余哀叹♪

      .......

      他的路没有尽头♪

      ..............................................(沙滩上拖沓的脚步声)

      他的路浓雾弥漫♪

      (海浪声)

      (逐渐走近的脚步声,然后停下)

      终于,来了吗。

      我在等你,博士。

      还是说,你在等我?

      不重要。

      等了多久?不重要。

      为什么要等?不重要。

      呵呵。我知道,你累了。

      而且不是远离我而是主动靠近我的话,这说明——

      你已经别无选择,再也逃不开了。

      想躺下而不是站着?

      我无所谓。

      想躺在我的膝盖上而不是沙地里?

      我无所谓。

      想握住我的脖子,以自己能力的极限掐下去?

      我无所谓——不,我有。因为你会很伤心。

      因为你会发现这样没用。

      海嗣没有情感?嗯我没有。

      但是我理解情感是什么,以及为了自己的目的,怎样去对情感做出反应。

      正因为理解,所以知晓。

      正因为知晓,所以你别哭了。

      你能喝的水已经太少了。节约点比较好。

      还记得我们的过去......吗。

      你曾经对我说过,我在身边你就会很安心。

      我曾经对你说过,离我两米以外才算安全。

      我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

      好。我答应。

      最后的愿望。我来完成。

      最后的仇恨。我来背负。

      (毒针的尖锐声音)

      看起来你还记得它?

      没错,我曾经被罗德岛捕获过一次,这就是我逃走后,故意留在实验室里的样本。

      由一根软骨形成的,弯曲的尖刺。

      这是我留给你的信物。看到它,就会想起我。

      为什么回到了我手上?这是我的东西,所以主动去找回它也是理所当然的。

      一直研究着我的你,知道这根尖刺能做到什么吧。

      稍微刺激一下,就会渗出淡蓝色的液体,将沾染上的有机物和无机物进行不可逆的剧烈转化。

      对于我来说这种转化只是生理反应的一部分,而对于你,这就是一种剧毒。

      阿戈尔和伊比利亚,与毒素之间的关系还真是紧密......

      蓝毒、棘刺......很久以前的同事,现在也已经彻底被淹没在不见光亮的漆黑中了。

      那么开始吧,独立意志这个概念变为单数以前,你让我们满足的最后一个愿望。

      首先,这个正方形的标志。你已经不需要这个了。

      罗德岛,已经彻底的毁灭了。就和其他曾经有意义的事物一样。

      (切割衣物的声音)

      放心,就是将那个标志从你的衣服上切割下来而已。不会用到里面的东西的。

      接下来,这个兜帽,很碍事。

      我不想强迫你。你自己把它脱下来。

      只为了我,脱下来,可以吗?

      体力允许的话,尽量扔远一点。无意义的事物最好的结局就是变得更没有意义。

      (远处兜帽落地的声音)

      最后。仔细地,小心地。把这块失去象征意义的布片,包裹在这根信物上面。

      最后用棉絮固定。

      我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意思。炎国采耳,博士你最喜欢的活动之一。

      这次就用这根特别的骨刺来做。

      不要乱动,否则你在实现愿望前就会死去。

      先从哪边开始呢?

      右边?为什么?

      因为右边是我们过去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所在的方向?

      没办法。你们就是这样,喜欢给各种虚幻的记忆附着一厢情愿的价值。

      美其名曰,“纪念”。

      那么,进来了哦。代表着你这一生所有的荣光和骄傲。

      还有与它们一线之隔的,痛苦与悔恨。

      (掏耳声)

      再往里面伸一点?没问题的,因为这是弯曲的嘛。

      就像是我们每隔几天就会见面的走廊一样?

      嗯,你的办公室到食堂的那段路。

      我出完外勤以后悠闲地踱步,看着外面的风景。

      你指挥完作战摸着内侧的扶手,一步一步地克服着理智合剂带来的晕眩感。

      走廊很宽。我们离得很远。

      那不仅是因为你记得我规定的距离。

      是因为我们两人的心,不足以将这短短的两米拉近哪怕一微米。

      虽然你其实是在尽力地尝试向我靠近就是了。

      毕竟别人看不出你的意图,万一被发现了还可以推脱给理智合剂的问题嘛。我知道。

      好,结束了。最后。

      (吹气声)

      别动!我说过要当心的......还好毒针已经不在你耳朵里了。

      我只是不需要呼吸而已,不是说我不能,或者我做不到。

      明白了?明白的话,我就换左边了。

      (掏耳声)

      左边的意义?

      首言者向我第一次搭话的时候,站在我的左边。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全部了,因为那是我最后的挣扎。

      后面只是漫长的无意义而已,刻意去挑选什么也没有价值。

      我以前的惯用手是左手?

      不是的。且不说我曾经用的是双手剑。

      在接受深海猎人战斗训练的时候,我们的考核就包括将两只手用得同样灵活。

      不仅是战斗中——弹琴、跳舞、进食、刚才用毒针掏你的右耳朵。

      你看,都是右手。

      并不是所有的概念都能找到意义的。

      我在被目击的战斗中都是左手持武器?

      宁愿被削去半个身体也不愿意将它放开?

      不明白。无意义的事情我不想去明白。

      博士你希望这有意义就有意义好了。

      我们之间的不理解也不差这一件事情。

      (吹气声)好了,结束了。这就是你最后的愿望。

      (起身的声音)

      啊还有,你的那一份仇恨。

      讲给我听吧。我来替你记得这件事,直到时间的尽头。

      恨自己能力不足没能带领罗德岛拯救泰拉,所以想让我杀了你?

      不行。

      为什么?按字面意思理解不就好了吗?

      好吧。就当是额外的补充说明。下次连补充说明都不会有了。

      我只是背负你最后的仇恨而已。

      我不负责满足你。作为最后的独立个体,你的愿望用完了。

      求我杀了你是不可能的。

      你不是我的同类。我不会回应同类以外的请求。

      也就是说。

      (剧烈的衣物摩擦声)

      (突然左耳的耳语)来求我吧。

      来求我把你,变成像我一样吧。

      成为同类的话,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渐弱的水声和气泡声,渐强的回声)

      生也好、死也好、爱也好、恨也好。

      担心群体意识吞没你的话通过进化来模拟就好。

      不行的话,我可以等。

      就像以前一样,我不会打扰你的。

      我来陪伴。

      我来承受。

      直到你答应为止。

      (突然清晰的声音)可以吗?

      Part 2:绯红终局的悖论模拟

      (预计时长:15分钟)


      (沉入水底的声音)

      我在等你,博士。

      我在等你的回复。

      需要?还是不需要?

      你问我,已经过去多少天了?

      不知道。我只要这个答复。

      只要你答应我,你所求的都会满足,已满溢的还会更多。

      我们在哪里?

      海底哦。深海之下有着地上人也能生活的城镇,是不是很令人惊讶?

      经历了不知道多久的旅途,我们走进了这个废弃的阿戈尔城镇。

      是我跟着你还是你跟着我?不重要。

      无意义的事情不需要重复。

      零乘以二仍然是零。

      所以,你的答案是不同意?

      开什么玩笑。你什么也不剩。

      凯尔希、阿米娅、深海猎人、罗德岛。

      没了。全没了。

      你只有我,结果还想拒绝?

      哪怕只是徒劳也不愿意?

      真是拿你没办法。来吧,Ishar-mla的血亲们。

      (剧烈的水声)

      好好地让这位不解风情的朽木脑袋,理解一下我们的期待如何?

      (触手缠绕,夹紧的声音)

      (博士倒在地上的声音)

      很久以前的我,是和这些血亲自相残杀的深海猎人。

      沉溺于阿戈尔的谎言之中,拒绝了真正的自我。

      还好我迷途知返,回归到了海洋之中。

      (触手继续缠绕的声音)

      无知的地上人把这些捆绑你的部位命名为触手。

      可笑,因为分辨我们的细胞没有意义,它们都有一样的进化潜力。

      一就是全,全就是一。

      (触手侵入耳朵的声音,其他声音变得模糊)

      末端的苞芽能发射堪比水刀的激流。

      坚韧的构造能打碎坚如磐石的掩体。

      敏感的末梢能拨弄微若游丝的思绪。

      (触手轻点的声音)

      (右耳的轻语)就算是让你变得舒服也能做到。

      不过那是你答应我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了。

      (触手突然完全抽离耳边的声音)

      现在,我要的是你的答复。

      还是不愿意?

      既然你已经倒在地上了,那摧毁你的双腿也没什么意义。

      不过,先从破坏你的右手开始。

      请成为我的同类,否则你不能离开我。

      就算是用双手去爬也不行。

      (触手绞紧的声音)

      (毒针插入的声音)

      为什么感觉不到疼痛?还记得刚才使用过的毒针吗?

      我的血亲准备了其他的种类,用来麻痹你的痛觉。

      手还在你的胳膊上,只不过已经无法使用了。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不为什么。

      就因为你在这里。

      就因为我在这里。

      就因为别人,不在这里?

      咳。然后是封锁你的喉咙。

      (触手继续绞紧的声音)

      你说过你做了掐住我脖子的梦。现在轮到我来展示这个梦成真的样子了。

      别以为我打破了之前的原则要杀了你。这只是我的随心所欲而已。

      地上人的语言真是可怕。

      蒙蔽我的血脉,切断我的联系,散播我的谣言。

      呵。“深海猎人血脉相连。”天大的笑话。

      “是什么令深海猎人相聚?”是那最亲密的纽带。

      “用红白相间的布偶就能砸碎五十层大楼的怪物?”

      如果我真的有那么强大,我就......

      不用这样做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咳......咳。这个箱子?

      不会回答你的。除了那个问题的答案,我拒绝接受任何新的信息。

      以你残存的四肢保证下一个答案就是正式的回复?

      上次是无条件补充说明,这次是有条件的补充说明?

      唉,你找漏洞的能力还是一如既往。

      不过我得附加个对等的条件。这次不再用空气传递我的回复了。

      用我的触手。血亲的触手不方便。

      你已经知道,我们海嗣体细胞的变异可以传递给整个种群。

      所以现在让其中几根头发分化成触手这件事情,我也能做到。

      完成了。就这样,慢慢地,让它们填满你的耳朵——

      (触手压迫耳膜的声音)

      然后再让它们直接联通我的发声器官。

      (触手扭动的声音)

      啊,啊,听得见吗?听得见就轻轻咬合你的牙齿试试?

      (牙齿咬合的声音)

      嗯,很清晰啊,那我就用这种方式回答你吧。

      这个箱子里装着我的过去。

      这就是我逐渐蜕变成这样子的证明。

      我怎么变成了这种样子?

      说过了,这是无意义的事情。

      (触手深入的声音)

      还有,请停止你脑中对我蜕变过程的胡思乱想,在你们的道德观念中这很失礼的。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操纵触手分化出更细小的分杈,直接接入你的神经系统也不是什么难事。

      直接通过物理方式读取你们的想法......呜......

      (触手少许抽离的声音)

      啊......啊,记忆,倒灌了?

      没处理好分化的过程,导致记忆也混进来了吗。

      还好及时优化扩张了自己的大脑容量,不然得难受好一阵子了。

      呵呵。罗德岛的博士,有着那——么美好的过去呢。

      那么多的人向你抛洒好感。

      你与那么多的干员保持着这样那样的情感关系。

      (极微小的声音)不对。

      你觉得自己很能吗?玩弄着那么多人的情感,自我满足于虚伪的一心一意。

      (微小的声音)不是这样。

      那次从滴水村回来的时候自作主张拉着我去做什么三脚猫水平的“私人心理咨询”。

      (牵着博士的左手很开心)

      以为这样就能接近我了。

      (但又很害怕)

      幼稚、笨拙、可笑。

      (我无法保护你)

      知道吗?是我一边应付着你一边用藏在背后的左手在终端上打字,把你的打算偷偷泄露给凯尔希和阿米娅,让她们来干预的。

      (是我不能接纳你)

      这就是为什么你被Mon3tr挂上了舰桥。

      (我已经失去太多)

      这就是为什么你之后只能在罗德岛的那条走廊上,短暂地看到我的原因。

      (我不想再失去你)

      (逐渐模糊的声音)什么都察觉不到,还妄称自己是个恶灵。

      (逐渐清晰的声音)(你要是的话该多好)

      这就是为什么最后连那么担心你的斯卡蒂都远离了你,最后......

      才会变成,这幅样子?

      (渐轻)放弃抵抗吧。

      (渐强)这么做总可以了吧。

      放弃拒绝吧。

      这样对待你,总该可以了吧。

      就算这是一个虚幻的梦境,被这样击打、破坏、绞杀、粉碎。

      也该吸取教训,不再反抗我,

      (突然清晰)决定远离我了.......

      不对,这不是海嗣的说辞。

      海嗣的目标是同化。再来一遍。

      你也该吸取教训——

      (打断)不再......接近我了?

      不对。

      不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

      (跪倒在地的声音)

      (双手掩面的声音)

      为.......什么?

      为什么你就是,不放弃呢?

      你说.....我明白?

      不,我不明白。

      我是海嗣。我不能明白。我不想明白。

      不对?

      我.....不愿意.....明白?

      原来,是梦啊。

      竟然,是梦啊。

      太好了。

      我终究还是深海猎人,斯卡蒂。

      不过,趁我还在梦中的时候,最后反问你一句。

      我是恶兆。是灾祸。是不幸。是毁灭。

      遗忘、抛弃、悔恨、失去。失去太多,孓然一身。

      失去到不愿意再连累。

      为什么我那害怕你被我的无能为力伤害,想要从那如影随形的恶意中保护你的心意。

      你就是..........................不明白呢?

      (戛然而止,10秒后。)

      醒来了吗?博士?

      决定了吗?没决定吗?

      不管怎样,也该回复我一下了吧?

      我不奢求你的赞同。但是至少和以前一样,再拒绝我一次吧?

      (渐强的水声,气泡声,渐弱的回声)

      博士?博士!!!不要,不要............

      (渐弱)后悔......不要......

      不要......这样......离开......我.......

      (渐强的水声和气泡声)

      (突破水面的声音)




      Part 3:同归殊途的梦境解析

      (预计时长:30分钟)

      哈........啊........哈.........啊........

      呼........刚才原来是梦啊。

      这里是,罗德岛的急救室?回到罗德岛了,真好。

      还真是一个,不对,两个不堪回忆的噩梦啊........

      那么,整理一下现在的状况。

      我现在平躺在罗德岛急救室的沙发上,还是原来的样子。

      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身体被白色的被子覆盖着。

      不对,好像也不是平躺着。后脑勺感觉很不对劲,有点硬邦邦的。

      不像是枕头,倒像是人的膝盖。

      对,我现在已经醒了.......

      我还在做梦吗,刚才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博士的声音。

      掐一下枕头好了。

      啊,很痛吗?那我再掐一下试试看?

      诶?现在不是在做梦?你真的,是博士.......?

      抱抱抱抱歉!刚才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醒了......

        

      会议延期了?是这样吗......

      所以是幽灵鲨和歌蕾蒂娅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吗?麻烦她们了。

      我在你的膝盖上躺了多久?

      五分钟?不好意思我这就起来......

      你说......什么?就这么躺着?不行。说过两米就是两米,至少得坐着才行。(起身的声音)

      想知道我梦见了什么才指示她们两个带我到这里来的?

      从凯尔希医生那里学来的,能让人放松的心理诊疗方法?

      我看起来就那么需要心理干预吗?我可是——

      脸色差到不想照镜子的程度?真拿你没办法。

      好,姑且就这么信你一次。

      为什么你看起来不可信?

      上次从滴水村回来以后,你也说从凯尔希那里学了点心理学知识,想检查我的心理状况。

      结果被Mon3tr吊在舰桥上了对不对?你当时是不是也打算用同样的方法?

      是又怎样......哎,败给你了。

      再说凯尔希现在也不在了。行,就当是试一试。

      首先要躺在床上?沙发上不行吗?

      不行啊......(脚步声)所以,就是这样,在这张床上躺下就可以了?

      嗯..........嗯?突然在我身边躺下了,不会感觉挤吗?

      不会......重点不是这个!我可是很危险的哦?

      报告里也写过的,我们深海猎人是兵器,仅仅是兵器而已。

      而且就算是在兵器当中,我们也只是最弱的那一环。

      作为负责消耗的先锋,我们连冷兵器以上的技术都被禁止使用,因为这样可以防止敌人的适应性......

      无所谓?那,那,我可是特别的,会带来不幸的深海猎人哦?

      老何塞的儿子、幽灵鲨、差点就没命的安妮塔、还有你.......

      这样靠近我的话,你也会加入那漫长的不幸当中也说不定!

      入职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离我两米以上才算是安全距离.......

      诶?所谓的不幸只是心理作用吗.....心理学什么的我不懂啦......

      就算我是真正的灾厄,你也有解决问题根源的信心?

      好我放弃。既然已经决定尝试一次了,你执意要这么做,我也没什么办法。

      你知道吗?我在回来的路上,做了两个很相似但细节完全不一样的梦。

      穿着前往伊比利亚的变装,丢弃了曾经的巨剑,那些报告中的怪物环绕在我的身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在第一个梦中,我用着极度危险的骨刺为你清理耳朵。

      (头磕到病床护栏的声音)

      出什么事情了吗?觉得过于惊慌的话,深呼吸就好。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第二个梦?

      在第二个梦中,我操纵着像那个主教一样的触手伤害着你——

      胸闷?还是刚才突然躺下呛着了?

      是突然吸气的缘故?已经没事了?

      那,就是这些内容了。你的诊断结果是什么?

      理论基础.....?从这里开始的话,稍微有点让我想起还在阿戈尔的时候呢。

      除了在深海中作战我们也是要上课补习的。教材和视频版课程全部免费,还有一周一次的公开答疑时间,算是深海猎人们的福利之一。

      毕竟其实没多少猎人真正关心科学执政官的事情,而对科学执政官来说这样亮相一下也算是获得经费补贴的捷径之一。

      凯尔希跟你分享的莱塔尼亚心理学学界研究结果?

      还在罗德岛上受邀做过演讲?对我记起来了,福禄伊德(Fluid)还是弗莱德(Fled)来着......

      呵呵。当时光盯着坐在第一排刚加班完没有精神的你,没注意演讲者的名字。

      怎么知道的?整天加班最后斜躺在椅子上,靠着理智合剂维持礼节性清醒的样子我还是很熟悉的,或者说,你在公开场合有大半的时间都是这样。

      抱歉跑题了。所以,从他的最新研究讲起吧。

      首先,梦是使用真实世界中,看似不起眼的想法和事件为素材而生成的?

      这点大致上能理解。在做梦之前,我听过歌蕾蒂娅讲述我们的过去和可能的未来。

      完全抛弃自己作为深海猎人的立场。海嗣成为与我同等的血亲。这些都来自于之前的经验和歌蕾蒂娅讲述的可能性。

      所以你认为梦里的那个结局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因为那只是将自己知道的,表面上不在意,内心深处却觉得有冲击性的事实片段进行重组而已?

      (叹气声)......谢谢你的宽慰,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安。毕竟不管概率有多么低,最糟糕的事情最后一定发生在我身上。

      我的不幸已经不需要再说明了。下一点。

      其次,梦不是偶然形成的联想,而是压抑的愿望,其过程为愿望的达成,反映的是导致某种心理的原因?

      你记错了。是欲望不是愿望。

      就比如说,你如果在梦里看到我,可能是压抑着见到别人的欲望?

      不可能?请停一下,我不觉得你的日常行为有足够的说服力。

      再说了,我可不赞同自己有那么对待你的愿望。真要这么做的话博士你不会同意的......

      如果我愿意就可以?那我告诉你我不愿意,真的绝对不愿意。

      我选择继续作为深海猎人活下去。

      放心了?放心了就好。下一点。

      最后,梦会巧妙地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但是这种隐藏也会有漏洞。越明显的要素越可能是障眼法......

      ......不是吧?这么清晰的梦,还会隐藏什么东西吗?

      再说了,就算是隐藏什么,那也可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对不对?

      比如说,觉得躺下的时候背后不平整什么的.......

      自己觉得枕着的手腕酸痛所以就在梦里被折断了?为了遮掩真实的想法,会夸张到那种程度吗?

      地上人的理论看来也就这种程度而已。

      不信,我全都不信。

      接下来是基于理论的证明过程?你......要证明什么?

      就算做了这样的梦,我依然没有问题,可以安心继续待在罗德岛的理由?

      除了你个人相信我还能有什么理由!个人的担保是无法代替客观事实的.....

      以及为什么会做这个特别的梦的理由?藏在梦背后的真实?

      这个我倒是可以作为一种假说来参考不过......

      为了展示第一个证据,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觉得惊讶?

      ——可疑。

      总感觉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即将发生。好,我做好准备了——

      啊(惊慌)?

      (床单激烈摩擦的声音)

      突然这样抱着我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对我来说挣脱是很容易的吧!这么做很危险,不仅完全无法拘束我,如果我反应过于激烈的话会伤到你也说不定的!

      以这样的姿势就算再怎么抱紧,力道完全比不上深海中的那些敌人,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啊!

      诶?心跳......吗?背后的?

      唉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有哦?扑通扑通地,在我的后背上跳动着。

      重复一遍,没有对别人这么做过什么的,你以为我会信吗?

      每天接受那么多干员的好意,端茶送水吃甜点一样不缺的——

      什么?那是凯尔希的安排?确实总感觉你对其他干员的态度和现在不一样......

      结构的稳定性什么的,上次听到都是在阿戈尔了.......

      就这样泄露罗德岛的内部机密,你真的不会被制裁吗?在罗德岛上跟踪调查过你的人都可以凑成一个小队了。

      好啦,我知道了。不用多说了。

      总之,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对你是特别的,而我能感觉到这种特别是吧?

      那当然了,至少这次任务报告的认真程度就能看出来吧?不用再重复了,下一个证据。

      第二个证据需要换我抱着你才会说?可以哦,既然是你要求的话。

      (床单摩擦的声音)就这样从背后抱紧你吗?

      嗯,毕竟如果换一个方向的话,我们就都回不去了呢。

      你说,刚才给你写的那份任务报告吗?

      确实是根据我的记忆,以我能想到的最详细的方式写下来的。

      矛盾?我没意识到,能不能讲清楚一点?

      为了防止我胡思乱想而变成最糟糕的情况,这个矛盾全部由你来讲述?

      嗯,对抗这种无处不在的敌人确实是以最保险起见的方式应对比较好。

      海嗣作为种群不会有个体意识优先的想法.....等等?你在说什么?!

      报告里确实是这么写的没错,但是不排除未来的进化——

      你刚才不是还说那个斯卡蒂不可能是未来的我嘛!

      因此根据第三条理论,梦里那么激烈的对抗并不是我的本意,需要更注重对情感的解读?

      你愿意怎么认为怎么认为吧,我还是觉得那只是一个无意义的梦境而已。

      毕竟你这样解释的话,不就意味着梦里发生的事情........

      (小声)是因为我既想靠近你,又害怕因此失去你吗..........

      诶?最后的证据?现在?

      把接下来你说的话,对着你的左耳边,以尽可能轻的声音,重复一遍?

      可以哦。经历了刚才的那么多解释,再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惊讶了。

      “我在等你,博士”?

      再来一遍?换到右耳边,音调更轻一点,更偏向于恳求一点?

      “我在等你,博士”

      是吗。能让你安心就好。

      等等。两遍,以及这个要求......

      等一下。请等一下,难道你——

      (心跳声)骗人,不会的,不可能的,我不相信,这完全无法解释——

      嗯,嗯,深呼吸,不要激动——

      (心跳加快的声音)最后的问题,想要现在回答我?

      (左耳,敲门声)博士?

      要向别人保密?嗯,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左耳,激烈的敲门声)博士在吗?已经过了20分钟了,斯卡蒂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诶?真的吗?你是认真的吗?

      博士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没有回应的话我现在就进来了——

      我......呜,其实.......我......

      (开门的声音)诶??????!!!!!!

      尾声1:三个猎人走下海岸.mp3

      (预计时长:10分钟)

      所以,博士之后怎么了?

      被阿米娅叫来的可露希尔捆住双脚倒吊在舰桥上,一边大声哭闹一边写这次事件的检查。

      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惨的博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着“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背后是面色差得不行的阿米娅。现在博士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蓝毒做的蛋糕也不吃,白金递的水也不喝,其他干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看完监控录像以后阿米娅就决定当这事情没发生过了。罗德岛还真是个......基本上和技术水平相符合的地方。

      所以,你们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你说的是博士被吊起来的部分?那个我拍照保存起来了,有全过程以备参考,要看吗?

      不是,是博士在我回到罗德岛以后做的那些事情。

      啊那个。我觉得不要那么在意比较好,毕竟你首先是罗德岛的干员,和博士是上下级的关系。

      再说了,就算博士是那样的人,谁知道在你之前又有几个像你一样被这么对待的呢?

      最后,如果这个人敢有什么超出我容忍界限的非分之想,我会在所有人意识到之前将这个无礼之徒切成碎片扔进阿戈尔制垃圾处理器里面打成粉末再抛洒到外面去喂源石虫。没有人会发现的。

      毕竟指望一个人均专三的博士专一可能是搞错了什么。

      那是战斗技巧上的专精。

      哦,哦(敷衍).......

      总之不要特别在意那个家伙的现状就好了。比起这些,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所以......果然还是绕不开呢,那个梦境。

      嗯。我很想听听你自己的想法是什么。

      梦境的内容以及博士那基于陆地人浅薄知识的不成熟解释,我们已经通过博士的检讨知道了,所以不用再复述。

      你真的变成了海嗣吗?还对着梦里的博士做着这样的事那样的事......

      后面的内容是多余的吧......在那个梦境里,我已经不再拿剑了,衣服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不过身边一直跟着我们一直在讨伐的敌人。我叫它们“我的血亲”。

      这是你认为的外在变化。继续。

      梦里的我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一切的一切,最终的手段和目的都是带着博士一起,不管博士变成什么样子,都希望两人不再分离。至于是手段变成了目的,还是目的变成了手段,不明白。我全都不明白。

      原来如此。感觉到恐惧是很正常的,斯卡蒂。我们深海猎人和海嗣之间的差别,只要一次蹬水就能跨越,而且这个转变目前看来不可逆。

      不过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一样,这取决于你的选择。你想成为什么就能成为什么,所以只要你不主动去追求这个结局,你就非常安全。

      还有,为什么我会和博士做着同样的梦?是我梦见了博士,还是博士梦见了我?为什么我们的梦不会互相冲突?

      说实话,还在阿戈尔的时候,关于精神解析相关的课程我也就听了几节公开课,还是作为猎人代表礼节性出席的......不过我觉得以控制变量的角度思考,可能就是你在盐风城的经历导致的?

      除了对自己认知上的些许改变,离开罗德岛的你和回到罗德岛的你没有什么不同,结果却出现了这样心意相通的奇迹。既然是奇迹,那么就没有必要深究是谁的梦境影响了谁——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觉得这样的心意相通还是少点比较好......那种将心中所想的一切暴露给别人的感觉,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至于为什么梦境没有冲突这点......我刚才说的是陆地人理论的解释不成熟,而不是不准确哦,斯卡蒂女士。不成熟的理论仍然可以推断出正确的结论的。

      复杂的事情我不懂,对于你们两个人来说,这该不会是扑腾人的那句谚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实在不行的话到我这里来告解也可以哦?我可是修女,会认真地执行我的职责的。

      深海教会的修女也能带来救赎吗?如果回答可以的话我现在就砍了你怎么样?

      啊哈哈那还是算了......

      哎你们还真是......都工作这么久了,一到放松的时候就收不住。

      不过我既然已经回到了为阿戈尔服务的岗位上,不照顾下你也说不过去。

      于是,给,今年去汐斯塔的度假券。这是罗德岛为了庆祝深海猎人部门的成立,特意发来的礼品。

      我看看?嗯?怎么就一张?

      对啊,毕竟今天已经是申请度假的最后一天,我用刚得到的权限匀出一张来就已经是极限了,怎么了?

      然后有一张预定好的房卡——诶?和博士一起的双人间?

      对啊,房间有限,阿米娅和可露希尔有事情没法参加,你又是最后一个申请者,自选房间的截止时间已经过了就只能这么安排了,怎么了?

      歌蕾蒂娅队长,能陪我一起去吗?很抱歉向您提出这样的请求,不过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和博士去度假,真的感觉很紧张。

      啊~抱歉,我刚来罗德岛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应博士的请求,协助人事部做格劳克斯的背景调查。

      实在~是非常困难的工作呢~,所以我就去不了了。

      那鲨鱼,作为你在陆船上出卖亲密战友的补偿——

      非常~不巧的是,度假这段时间我要接受医疗部门的体检,去不了了呢~

      等下我记得由于你的精神状况不稳定,你的体检时间是可以在一个月范围内自由分配5天的来着?

      恰好那几天精神就会不太对劲,特殊状况就是特殊状况嘛——(站起拍肩)所以你就一个人去吧。

      哎你们.....

      (开门声)愿不愿意回应博士的信任和期待,这也是你可以做的选择哦?好好休息才是高效工作的前提。

      所以——

      再见~好好地和博士一起度假吧——

      怎么会这样————————————




      尾声2:录音编号1XXXXXXX.mp3

      预计时长:5分钟


      阿米娅:

      当你听到这一段录音的时候,斯卡蒂和博士的关系已经即将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吧。

      “祛除结构中的不稳定因子有多种方式,加固联系以消解因子的独立性理当同样可行。”

      曾经教给你的结构学知识里面,有这么一条,还记得吗?

      这个结构不一定是物理上的,还可以是精神上的。

      比如说,博士和干员们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和某几个特定干员的关系,就是这么维系的。

      可惜,这个看上去坚固的结构,在她来到罗德岛的那一刻开始,顷刻间变得摇摇欲坠。

      我明白的,从斯卡蒂来到罗德岛的第一天开始,我终究没法阻止她与博士之间的关系一天天变得紧密。如浪花亲吻海滩,将礁石变为砂砾一般不可阻挡。

      但就算最后的结局不可避免,我也希望这个结局能来得迟一点,并且尽力地拖延这个结构崩溃的时间以便未来的重组和新生。

      不仅是博士表露突然的转变会令人无法适应,她适应陆地上的善意,以及对善意的回报也需要时间。

      时间。我们都需要时间。

      等待博士能够确定自己的心意不是心血来潮。

      等待她能够理解博士的关心来自于对自己的自信和对她的真诚,并在理解这两点之前树立属于自己的目标,不随波逐流。

      一直把她的报告交给你去负责,也是阻拦两人关系过快发展的一部分。

      不过,这些有意和无意的障碍也造成了她对任务报告的敷衍了事,以及各种单独看来是琐事,堆积起来就是系统性偏见的摩擦。外勤相关的干员对这两点意见很大,终于闹到了我这里。

      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阻止博士了吧。

      已经再也不会改变的决定。已经再也不会逃避的职责。还有一个凑巧的,已经成熟的时机。

      没错,正是这个时候,歌蕾蒂娅找上了我。

      最开始的看护最终变成了应该撤销的阻碍,不过我可没有忘记这种防护性措施是有时限的。

      阿米娅。等到那不可避免的闹剧结束的时候记得把这段录音交给博士,并代我向博士道歉。

      毕竟很多时候是我瞒着博士,按照斯卡蒂的请求去动用权限阻隔这种交往的。

      至于闹剧本身怎么处置都可以,毕竟我也不清楚这两个人会趁我不在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上到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下到冷若冰霜老死不相往来,都是有可能出现的状况。

      反正到时候出的状况大概率是违反罗德岛现行规章制度的,就按对应的方式处理好了。

      在这之后.......哎,没办法,既然已经决定及时干预了,除了献上真挚的祝福,还能做什么呢?

      博士:

      这片大地上的不公还有许多。

      矿石病。

      感染者。

      提卡兹。

      还有特蕾西娅。

      对不起,我之前单方面地为你考虑,也许也是一种不公。

      还有,利用了你的感情来稳定罗德岛,非常抱歉。

      不过我提前声明一点。

      这是必要的。

      下次还敢。

      (沉默,5秒)

      抱歉,还没说完。

      预祝你和斯卡蒂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不过,我不认为一个没能为对象倾尽所有努力,消除所有恐惧的博士,有谈婚论嫁的资格。

      歌蕾蒂娅已经帮助了我们太多。是时候为了这片大地做点什么了。

      有什么不懂的就问问深海猎人队长的建议。阿戈尔知道。

      如果成功了,等我回来再庆祝,可以吗?

      凯尔希。



      尾声3:罗德岛任务报告A0002.txt


      【公开记录】

      “为防止博士粉碎性骨折,请干员斯卡蒂立即停止过激行为,否则根据罗德岛入职合同第xxx条,后续医疗费用将由下个月的工资预支,并扣除三个月的工资用于治疗博士未来可能的身体创伤。”

      ——不堪其扰的医疗干员华法琳亲笔,于罗德岛干员入住汐斯塔xxx宾馆的第三天,由室友安哲拉转交楼上博士的宾馆房间。


      【权限记录】

      “该回家了。”——干员格劳克斯,在罗德岛前往汐斯塔之前。

      “为了战胜阴谋和罪恶。”——干员蓝毒,在罗德岛前往汐斯塔之前。

      【该部分内容仅供以下人员查阅:凯尔希、阿米娅、博士、斯卡蒂、蓝毒、歌蕾蒂娅、幽灵鲨(需2名其他深海猎人签字同意,当日内有效)、安哲拉(需3名其他深海猎人签字同意,30分钟内有效)。】

      【经S.W.E.E.P.内部表决全票通过、全体精英干员表决全票通过,允许干员格劳克斯查阅该档案。】

      【以上两次表决同时决定,如证实干员深海色尝试查阅此档案相关的文件(如上述公开记录等),则立即将其交由S.W.E.E.P.处置。】

      (该部分内容仅供以下人员查阅:凯尔希、阿米娅、歌蕾蒂娅、博士。)

      “在这里也要查询信号?不是刚开始度假吗?真拿你没办法。”——干员极境,于汐斯塔xxx宾馆顶楼。


      (该部分内容仅供以下人员查阅:凯尔希、阿米娅、蓝毒、歌蕾蒂娅、博士。)

      “排除。下一个地点。”——干员棘刺,于极境的脚下。

      (该部分内容仅供以下人员查阅:凯尔希、阿米娅、蓝毒、歌蕾蒂娅、博士。)

      (应干员歌蕾蒂娅申请,经由精英干员表决通过,同时参考阿米娅“加强深海猎人与罗德岛的联系”的意见,添加权限:斯卡蒂、幽灵鲨、安哲拉。)

      (应干员歌蕾蒂娅的要求,驳回可露希尔的权限申请。)

      “跟踪结束。我看看——提交是这个按钮对吧?阿戈尔的技术真奇怪。”——“浅滩律动”蓝毒,于罗德岛停泊汐斯塔的第二天。

      (该部分内容仅供以下人员查阅:凯尔希、阿米娅、格劳克斯、歌蕾蒂娅、博士。)

      (应博士向阿米娅的强烈要求,经由S.W.E.E.P.评估通过,添加权限:斯卡蒂。)

      (应干员歌蕾蒂娅申请,经由全体精英干员表决通过,同时参考阿米娅“加强深海猎人与罗德岛的联系”的意见,添加权限:幽灵鲨、安哲拉。)

      “狩猎成功,击毙深海教会主教一名,最后一名主教在逃。正在联系伊比利亚和拉特兰官方善后,以及准备以此事件为筹码,代表罗德岛与审判庭交涉释放凯尔希的相关事宜。”——歌蕾蒂娅,于罗德岛停泊汐斯塔的第二天傍晚,从伊比利亚地区汇报。

      “终于结束了,这漫长的苦痛和折磨。是我以前小看你了。”

      “谢谢你,博士。”

      “还有......”

      ......

      ............

      “汐斯塔的事情。抱歉。这是三个月的工资。”——斯卡蒂,于博士办公室装修时留下的附录。


      (该部分内容仅供以下人员查阅:凯尔希、博士。)

      “新婚快乐。”——凯尔希。

      ——PRTS

      (FIN)



    • 4
    • 2
    • 0
    • 119
    • 晨哎晨哎西元的风溶盈秋月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海鸥★★见习博士
      良作无人
    • 0
      海鸥★★见习博士
      ohhhhhhhhhhhhhhhh [s-14]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